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29章 请不要打扰
    鹿岸能够感受到温暖爱的深沉,“那他呢?他怎么想的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,阿岸,这是让我最难过的事情。”温暖说的话让鹿岸也难过起来,叶青城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也许不想说出口的爱,只是因为不够爱吧!

    “高考后,我跟爸爸说只想要周霆骁陪我一起上大学,但是我爸爸已经发现了我对周霆骁的感情,果断拒绝了我,给他分派了别的任务。

    我好想他呀,时刻想要他陪在身边,他说的话我都听,我那么爱他,为什么他还是那样冷漠,对爸爸的安排没有怨言的接受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,化了美美的妆,从家里偷跑出去找他,偏远的郊区我走了好久才找到他的出租屋,我坐在一个小摊门口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后来傍晚的时候,看到他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,那个女生娇羞可爱的样子,把我刺得生疼。

    那个女生那么普通,素颜朝天、齐耳短发、穿着更是简单,可她笑得那样幸福,就是仗着周霆骁的爱!

    我有一刻认为,阿岸,当时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幸福了,现在我更笃定了,我的幸福就是周霆骁,谁也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鹿岸心里明白,温暖尝试过,风旻从各方面来说都无可挑剔,但是温暖失败了,最爱的还是周霆骁。

    后来,鹿岸再也没有在宿舍门口见过风旻,鹿岸又承担起了给两个人买早餐的任务,温暖不再起床、不化妆也不上课,用红酒麻木自己,瘦了好多。

    鹿岸心疼温暖,和董予思站在温暖的床前,“暖暖,我们陪你去找周霆骁吧?”

    温暖把头埋在怀里,很久才抬起头点了点头,“好!再这样下去,我会崩溃的!”

    在这个满天星光的夜晚,董予思开着温暖的法拉利,在反复思考下,叫上了林耀老师,一起来到了周霆骁打工的地方,大学城的一个烧烤摊。

    “我打听了好久才要到他的地址的,阿岸,听说他过的并不好,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找过我!”

    鹿岸在心里还是佩服周霆骁的,因为周霆骁从不依靠温暖获取金钱和地位,只要周霆骁坚持,温暖的爸爸为女儿退步只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别难过!”

    “阿岸,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爱我,宁愿喜欢一个特别普通的女生也不选择我!”温暖精致的妆容在车内忽明忽暗的光变幻,含着眼泪的双眸深黑而动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受得了你这样一个美女子落泪的,暖暖,周霆骁,他只是太骄傲了!”鹿岸摸着温暖的头,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林耀把前排的纸递了过来,嘱托道:“这边学校的摊位利润很高,会有一些强恶势力,下车以后,要注意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温暖开车门就看到了人群中明亮的周霆骁,鹿岸和董予思都是第一次见到周霆骁本人。

    黑色鸭舌帽的脸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,雕刻出来的脸庞,剑眉和高挑的鼻梁,带着点霸酷和狂傲。

    一挑眉,一勾唇,爆发出热烈的荷尔蒙,生出一股邪魅,真的是让无数女生尖叫。

    烧烤的手灵活有力,青筋爆起,鹿岸从大山走出来,见多了干惯了粗活的手,就是周霆骁这样的。手腕处的纹身,遮掩着一条丑陋的疤。

    有钱的男生会用昂贵的手表遮挡,女生会用手链遮盖,只有周霆骁这样放荡不羁、倔强任性的人会用纹身来遮掩。

    周霆骁抬头的一霎那,看见了温暖,随后跟身旁的鹿岸相视一眼,鹿岸就看清楚了原因,心里更明白:“这个人很聪明,也很通透,今晚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洛芙,你来一下,我有朋友来了,过去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哥哥,你快去吧!”洛芙走过来熟练地接过烤架上的食物,和温暖形容的一样,一个单纯朴素的女孩,声音柔柔暖暖的,融化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周霆骁来到温暖的面前,还没有张口,温暖就喊了出来,“凭什么让她喊你哥哥?只有我才可以这样叫你!周霆骁,你混蛋!”

    鹿岸和董予思往旁边挪了挪,看着情绪激烈的温暖,这么多天终于发泄出来了,周霆骁站在原地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开始聚集,林耀把其他人都疏散来,鹿岸和董予思也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温暖,你说完了,就赶紧回去好好上大学,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,如你今日所见,我过得很幸福!”周霆骁的眼神冷酷决绝,不想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哥哥,你不要离开我,我不能没有你!”温暖走上前抱着周霆骁的后背,流着眼泪大声挽留自己深爱的人,“我已经失去爱人的能力了,没有你,我没有办法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良久,周霆骁叹了口气,扯开了温暖的手,选择推开温暖而离开。

    温暖无力地蹲在地上,仰面哭泣,痛不欲生。鹿岸和董予思过来扶起温暖,拉着她上车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林耀走上前拉住了周霆骁,“小兄弟,你来,有句话想跟你说,耽误你两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董予思坐在车里,紧张地看着林耀,生怕跟周霆骁一言不合,被周霆骁抄起凳子打,后座的温暖在鹿岸的怀里,变成了大花脸,漠然的眼神没有了光彩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鹿岸不再安慰温暖,周霆骁不是温暖用眼泪和退让就可以挽留的,只要周霆骁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逼他。

    林耀跟周霆骁说完话,就朝车这边走来,坐进车里,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然后回过头跟温暖说,“温暖,看开一点,人生有很多坎儿要迈,生活中还有更精彩的故事等你去经历,等你看过这祖国山河名川,体会自己的渺小,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老师,如果是让你离开予思,你会不会像我这样痛苦?”温暖责怪林耀不能感同身受,盯着车窗外的周霆骁。

    温暖不知道,周霆骁站在原地望着温暖离开的方向近一个小时,也不知道今日之言皆如数成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