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28章 住了一个人
    成绩公布的那天,张老师兴奋地跟鹿岸打电话,自从国赛场上的救场,能够一个人冷静沉着地主持大局,张老师对鹿岸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恭喜鹿岸啊,你可是有功之臣,跟我以前所见到的女学生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?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努力上进,能吃苦,不攀比,朴素,注重内在,格局大……”张老师正是春风得意,表扬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可是,老师,大家还是最喜欢晴也那样的女孩,她才有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,不是吗?”鹿岸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鹿岸,不是这样想的,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我们必须独立,而后被爱。”张老师想要解释,但有心无力,鹿岸显然不是想听到这些。

    “年轻的时候多经历一些,有些事情以后想起来才觉青春值得!”张老师语重心长地说,“鹿岸,我马上就要回北京了,如果你愿意,可以报取北京锦大的研究生,我很开心能教你这样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鹿岸点点头,“谢谢老师,明年考研如果我决定的话,就提前联系您!”

    随后叶青城作为团队的组长,给鹿岸打来了电话,“鹿岸,张老师跟你说了吗?我们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国庆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北京领奖,车费都是报销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好呀,晴也知道了吗?”鹿岸真想再去看一眼自己和叶青城一起打下来的江山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刚刚已经告诉过她了。”叶青城的答案让鹿岸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当时候听你的安排,我这边还有事情,先不说了。”鹿岸第一次挂了叶青城的电话,收起书桌上的书抱在怀里,走出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晚霞热烈地照着锦大的校园,为花花草草和建筑物蒙上了金色的光晕,鹿岸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锦大,秀丽中华,风景怡人。

    在锦大的三年时光里,鹿岸都是泡在图书馆里,到晚上熄灯的时候才回去,追在叶青城的身后一起去上课,还有就是为了准备考试和竞赛而忘记时间。

    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在校园里溜达,跟温暖还有董予思一起携手在校园里跑步打羽毛球。

    “好多的事情都没有做,大学就匆匆过半!”鹿岸囔囔着,往宿舍走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开课这么久,自己再也没有陪叶青城上课,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同,也许是因为赵晴也在吧!”鹿岸心想,自己不主动,那两个人的关系就静止了。

    鹿岸强制自己不要再想叶青城,走到宿舍楼下,看到了风旻的玛莎拉蒂,就想打招呼。

    可鹿岸一低头,就看到了一脸忧伤和无辜的风旻,鹿岸的手停在半空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宿舍楼下,温暖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风旻离开的方向,直到鹿岸走到温暖身边,拍了一下温暖的肩膀。

    温暖回过头看了鹿岸好久,才抱着鹿岸抱头大哭,声音痛彻心扉,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,鹿岸赶紧把温暖拉回宿舍里。

    鹿岸就一直陪在温暖的身边,直到她哭够了。温暖抬起核桃般的大眼睛跟鹿岸说,“我跟风旻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风旻的表情还有温暖的这些让鹿岸猜到了一些,但是并不认为深情的风旻会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“吵架嘛,总会和好的,多分几次就会结婚的。”鹿岸说完还傻乎乎地笑了笑,缓和一下氛围。

    可是温暖却无比认真地看着鹿岸的眼睛,“鹿岸,我对不起风旻,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,我一直爱的都是周霆骁!”

    这是鹿岸第一次听到周霆骁的名字,有些惊讶,“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个人,我和予思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在鹿岸的心里,还一直停留在温暖和风旻迟早会结婚的状态,突然出现的周霆骁不了解也不认识,甚至鹿岸对这个人还带有敌意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爸爸给我安排的保镖,我总是喜欢叫他哥哥。高中的时候,大家以我家庭优越,没有一个人跟我做朋友。

    我特别孤单,这还不是主要的,经常会有人写恶毒的纸条放进我的抽屉里、衣服口袋里,上面都是我爸爸被警察抓走、我被老头子包养了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因为我漂亮,还爱化妆,总是会被传怀孕的消息,这样不解气,还在我的书上、书包上、校服上写东西,拿针扎我……”温暖想起这些事情,不再哭泣,满脸都是倔强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那你没有告诉老师吗?”鹿岸问出来就后悔了,肯定是没有用才会这么嚣张,心里却心疼温暖受过的伤,恨不得杀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倔强啊,就一个人扛着呀,妈妈去世了,爸爸从不管我,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了,把被乱画的校服扔给了爸爸,他沉默了一会儿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其实父亲和女儿住在一起挺尴尬的,我很羡慕电视剧里,母亲离世后父亲把所有的爱都转移到女儿身上,而我跟父亲基本上没有交流,他把爱都转移到了别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第二天,比我大三岁的周霆骁开始来我们班上课,因为年龄原因成了班里的老大,一直保护了我三年。

    就算这辈子再恨我爸,我都会原谅他,因为他给了这辈子最好的礼物,就是周霆骁!”温暖想起了周霆骁就难过,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“都没有见过他来找你,我也一直以为你和风……”鹿岸没有说完,把“旻挺合适的”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高三的时候我就不断地向他告白,你知道吗?每天给他写信,为他叠千纸鹤,送他昂贵的礼物,听他的话读好书。

    阿岸,我喜欢每天跟他一起回家、一起吃饭、睡在我的隔壁,我喜欢他走在我的身后,喜欢看他帅气的脸和结实的身材,喜欢看他为我打架,为我摆平所有的事,还喜欢他每次见到化妆后的我,都低下头抿着嘴笑。”

    温暖可以想象到周霆骁的任何一个动作和表情,“如果可以像至尊宝那样,让周霆骁来自己的心里看看问问就好了!他就会知道我有多爱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