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23章 就算没有我
    ,最快更新半笺清欢不诉情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鹿岸穿着小马甲和黑色裙子来吃饭,这身穿搭还是温暖选择的,配上半丸子头和高跟鞋,洋溢着活力和俏皮。

    起初,鹿岸觉得自己是驾驭不了这身装扮的,想要穿着休闲服装来,最后在温暖的逼迫下,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。

    鹿岸抬起头看了叶青城一眼,脸红了起来,问道:“是不是很奇怪?”

    “不像你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鹿岸也觉得拘谨地很,脸更加羞愧了,“我也觉得不合适,可是温暖说这样穿好看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鹿岸,只是吃个饭而已,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。”听到叶青城的声音,鹿岸也不想再纠结这身衣服。

    风旻定的是青城二十六层高楼的旋转餐厅,还是靠窗的位置,可以一睹青城的风景全貌,居高临下的角度满足每个人高档贵气的心理。

    显然来的五个人并没有炫富比较的意思,风旻选择定在这里,纯粹只因为温暖喜欢吃这边的鹅肝。

    鹿岸看着风旻照顾温暖,细心又体贴,对这个帅气迷人的富二代更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风旻,你们公司是做什么工作的?将来好去应聘,到时候你可给我出高价哦!”

    “公司里面涉及的项目比较多,主要是做化妆品行业,定位在高端产品,你来的话可能会专业不符哦!”风旻幽默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那我岂不是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就业机会?而且我听说,化妆品行业暴利,赚女人的钱可容易了。”鹿岸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风旻不可置否地笑笑,表示认同,自己公司的盈利在青城来说还是排在前五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喽!你看看温暖每天化妆和卸妆再加上护肤,都要花费三个小时,这是多大的一笔开销啊!所以这个行业当然赚钱了!”

    董予思边吃饭还不忘插一句,遭到了温暖的一个白眼,马上就改口说:“不过温暖好命,嫁过去后这笔开销就剩了!”

    鹿岸一听来了劲,“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?富豪的家族里是不是还要早点生个儿子继承家产?”

    温暖一口汤差点没有喷出来,“鹿岸,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风旻却一脸认真地说,“我随时都可以啊!”然后拉起温暖的手,笑起来的眼睛里星光灿灿,“看暖暖的计划和安排!”

    温暖被风旻这样的深情弄得有些尴尬,抽回了自己的手,“还没有大学毕业呢,学业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相信学业有一天竟会成为温暖推辞结婚的借口,连上天都知道,温暖从来不好好学习,也最不在意学业。

    鹿岸刚想张嘴,叶青城夹了一块肉过来,“快吃块肉吧,要不然待会儿都被董予思收入腹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那我要快点吃!”鹿岸拿起筷子,还有一份叶青城专门给鹿岸点的炸酱面。

    温暖今天的发型不适合低头吃东西,风旻就放下自己手中的叉子和盘子中美味的牛排,在温暖的身后把头发捋了起来,拿手抓住。

    风旻一点也没有觉得麻烦,还盯着温暖吃东西的一举一动,旁若无人的宠爱从眼睛里撒了出来,喜欢的不加以掩饰。

    温暖安然地享受着这一切,“忘记带皮筋了,嘿嘿……”冲风旻一笑,露出甜美的酒窝和好看的贝齿,“呐,为了表扬你,给你一口虾吃!”

    风旻丝毫不嫌弃地倾身向前,好看的眉眼轻轻低下,薄薄的嘴唇把虾一口放进了嘴里,点点头,“嗯嗯,不错,味道很好。”

    董予思看不下去了,“再这样,我就要找男朋友了!把我皮筋给你?”

    风旻摆摆手,“没事儿,不用的。”

    鹿岸一脸羡慕地说,“风旻,你真的好爱温暖啊!”

    温暖吃着东西,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脸红了,风旻却郑重其事地回应,“是的!很爱很爱!”

    鹿岸寒假的时候回到山塘镇,从市里重新回到镇上,有了对比,鹿岸能够明显感受到小镇上的苍凉,老人们目之所及,是鹿岸不能想象的年华之暮。

    时光之河,带走了瞬间风景,留下了筛选后的记忆,和岁月残垣的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可能是有感而发,突然之间,鹿岸就发现自己和高中时期不再是一个样子了,但是鹿岸喜欢现在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鹿岸!”唐泽延从身后跑来,惊喜地叫着鹿岸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泽延?你回来啦?”鹿岸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唐泽延了,也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这身装扮很酷啊!”鹿岸仔细打量着唐泽延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现在开始从各个方面提升自己,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才能创造美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富二代在一起就是容易攀比,用外在的富裕来显示自己的层次,其实最重要的是应该提升自己的脑子!”鹿岸说完觉得自己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鹿岸!哪有你这样的?你总是用这种阶级的眼光看我们,我也在提升自己的思维方式,我还创建了自己的公司!一个男人有能力有颜值,这还不够酷吗?”唐泽延心里气鹿岸,但还是不忍多说一句责怪的话。

    鹿岸背对着唐泽延,片刻就转过头说:“对不起,泽延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我不应该用老思想看你,你很好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理你!”唐泽延也转过身,跟小时候一样的脾气,不理鹿岸。

    “酷酷的泽延,别生气啦!这么晚了,你今天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住亲戚家,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们去山上那边玩,现在的夜晚可好看了。”鹿岸刚回到家,想起来就激动。

    从衣橱里拿出两件军大衣,鹿岸把一件递给唐泽延,“我们穿这个,山上的晚上冷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跟家人打过招呼,就一起往山上走,天还亮着,鹿岸一路上都在跟唐泽延说话,聊温暖和风旻,聊董予思和林耀,却将自己对叶青城的小心思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唐泽延看着鹿岸大学生活如此精彩,盯着鹿岸的笑容忍不住问,“阿岸,你变了好多,比高中时期开朗活泼了,就算没有我,你的生活也会如此精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