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十四章 青春定积分
    鹿岸害羞地低下头,脸上带着红晕,“我不知道你拉小提琴竟这样好!”

    “爸爸是我的老师,从小练出来的基本功!”

    鹿岸和叶青城并肩往外走,通往鹿岸宿舍的方向,鹿岸边走边偷看叶青城,找话题说话。

    “刚刚的两首曲子都很精彩,但是对比下来,我还是更喜欢第二首,里面淡淡的忧伤让我回想更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叶青城点点头,眼睛望向墨蓝色夜空,“世人都沉醉于帕格尼尼高超的演奏艺术,称他是操琴弓的魔术师,歌德评价他在琴弦上展现了火一样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却觉得,他赌博成性,光顾风花雪月场所,把金质的音符当作了筹码,输掉了不仅是自己的尊严,还有人格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音乐是有力量的,有高尚的情操和爱的灌注,才为音乐加持了灵魂,所以我还是喜欢爸爸自己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叶青城说完,鹿岸觉得自己对音乐的认知上了一个层次,但是无疑,鹿岸非常赞同叶青城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《第七封信》是叶爸爸为叶妈妈写的吗?”鹿岸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叶青城往前走了两步,想了想才回答鹿岸的问题,“是的,但依靠的故事原型是一个很爱妈妈的人。”

    鹿岸的直觉那个人是男的,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叔叔为国捐躯,为爱牺牲,没有人记得这个英雄,但是我们全家每年都会去祭奠他。他就葬在青城烈士陵园里,所以我们全家才搬来青城。”鹿岸从来不知道这个故事,但也敬仰人民英雄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名字很有意义的。”

    叶青城点点头,“爸爸说,上天带走了沈昕璟的萧兰陌,却派了爸爸和我来给妈妈双倍的爱!”

    “叶妈妈的名字真好听,下次有机会,我跟你一起去祭拜这位英雄叔叔!”鹿岸说道,更感叹吾辈之重任,需尽吾所能,愿献吾生命。

    “鹿岸,我们一起努力吧?”叶青城转过头,认真地看着鹿岸。

    鹿岸开心地点点头,“当然,乐意奉陪!”

    自晚会后,两个人经常一起相约上共同课程或者去图书馆,一般都是叶青城在电脑上写程序,鹿岸在一旁看书。

    大一的课程对于叶青城和鹿岸来说,并没有什么难度,只有在高等数学课上,两个人会比赛刷题,两个数字敏感的人常常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其实鹿岸是不用学高数的,只是鹿岸为了可以跟叶青城有共同的话题和思维,所以经常来旁听叶青城的课程。

    “鹿岸,其实你不用学这么多课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叶青城,要不我报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双学位吧?”鹿岸合起书,抬起头看着叶青城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会吃不消的,如果你未来不准备从事计算机专业的话,我还是建议你放弃这个想法。”叶青城看问题总是很理性。

    鹿岸低下头叹了口气,当初不应该贪便宜报这个专业,如果能跟叶青城一个专业,叶青城就不会这么孤单了。

    从开学到现在,鹿岸发现,叶青城总是独来独往,同宿舍的室友关系一般,仰慕而来的女孩子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一般都是叶青城在电脑前坐着,就会有学妹或学姐过来搭讪问可不可以加个微信,叶青城会礼貌道歉,“不好意思!”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叶青城话少,连想死缠烂打的女生都没有发挥的余地。也因为鹿岸经常和叶青城在一起学习、吃饭,所以上前来打扰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叶青城的这种孤单成了习惯,上了瘾,就没有办法接受热闹的生活,可是鹿岸想让叶青城感受被温暖,人间烟火值得贪恋。

    “来,鹿岸,你看,这道题高数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,可以用来诉说最动听的情话。”叶青城拉过来笔记本电脑,小声地跟鹿岸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学校网站上大家上传的帖子:

    拉格朗日,

    罗尔街旁,

    守望柯西的忧伤。

    若思想有界,

    爱已被迫收敛,

    感情在定义域内连续。

    洛必达的终结,

    解不开泰勒的心结。

    是否还在麦克劳林的彷徨中,

    独自徘徊?

    我们拿生命的定积分,

    丈量感情的微积分,

    换来青春的不定积分。

    前方是否可导呢?

    我等待一生的莱布尼茨!

    感觉好有趣,竟然把数学家们都安排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城,难道你没有听过一首打油诗吗?居然说高数是最浪漫的情话?

    “从前有棵树,叫高数,上面挂了很多人。旁边有座坟,叫微积分,里面葬了很多人。如果有一天,高数和线性代数相爱了。

    高数带着线性代数远走高飞,从此消失在校园里,这将是我们听过最美好的爱情故事。”

    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鹿岸自己说着也笑了,叶青城看着前俯后仰的鹿岸,自己把头别过去,抿着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鹿岸,其实函数中只有控制好,只有有限个间断点,则定积分就存在。只要两个人一起走向无穷大,同频步伐,那么就会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。青春也有定积分的!”叶青城说得很诚恳。

    “叶青城,我第一次见有人用高等数学解释青春的,你可真行!”鹿岸嘴上这么说,内心里却很高兴。

    对呀,只要两个人朝着一个方向,并肩同频,就会到达确定的远方。

    鹿岸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的感觉,但是鹿岸沉浸在其中,愿用努力换取与叶青城的结伴而行,就算舍弃安稳之性,舍弃清欢之性。

    后来,鹿岸坐在清欢客栈里,读着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孔子、王阳明等好多人的书,儒家、道家、佛家的思想都了解了一遍,才领悟从一开始就用错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多少哲学,多少大师参悟了一辈子的人生,怎么能用精准的定积分描述?

    人生,本来就是不可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