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十一章 比拼的开端
    鹿岸早上醒来的时候,另外两个人还没有任何的动静,就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。

    义务教育和高中三年都是在被约束和被管理,大家卯足了劲冲刺进来的,像打江山一样为自己铺通往“紫禁城”的路。

    而大学似乎才是比拼的开端,比自律上进、比学习思考能力、比人际交往拓展、比才艺表演,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平台。

    只要想变优秀的人,都能在大学中得到价值存在感,因为不管成功失败,都会积累到经验。

    鹿岸用冷水洗脸,让自己清醒一点,这是从小到大的习惯,洗漱完就来到追梦园,先拿出英语书,听着听力跟读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已经很多了,鹿岸看着不仅有青涩的新生,还有二年级的学姐准备四六级考试,更有三年的学长们准备考研或者雅思托福,就佩服锦大浓厚的学习氛围。

    鹿岸只是顺应自己的作息时间,打牢自己的基础。居然有种被推着走的感觉,唉,在这种环境下,咸鱼不好当啊。

    “居然也没有看到叶青城。”鹿岸左顾右盼,“叶青城喜欢清净,独自一个人,不知道叶青城会不会真的提交申请,出去单住。”

    想也无果,鹿岸继续背记单词,每日的目标是1000个,不停地重复记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回到宿舍的时候,两个人才迷迷糊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又没什么事情,阿岸,你起这么早干嘛?”董予思边揉眼睛边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村里的时候,爸爸妈妈要下田种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我从小也习惯这样的作息了,早上起来睡不着。”鹿岸看着两个大蚕蛹在被窝里磨蹭,怎么也下不了床。

    收拾好书包,鹿岸就跟两个人说,“你们慢慢来,我去图书馆啦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起来啦!”胖乎乎的董予思从床上往下走楼梯的时候特别可爱,像软软的大熊猫。

    鹿岸从图书馆一层开始找座位,一直找到第六层,才找了个位置坐下,怅然若失,不是因为人多,而是因为还是没有看到叶青城。

    十点过了一点的时候,鹿岸抬起头正好看到董予思来到自己的对面,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鹿岸一副“你跟踪我”的表情,董予思则“完全是偶然”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会来六楼?”鹿岸在对口型而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董予思也不想打扰旁边的人,传纸条过来,“我喜欢顶楼,觉得看书的时候清净。”

    鹿岸姑且相信这个理由,董予思又传过来另一张纸条,语气诚恳地写着:“阿岸,你好自律好努力,我应该向你学习,以后你学习的时候带着我一起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温暖人呢?”鹿岸抬起头问。

    “她在化妆,估计今天上午是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鹿岸收起纸条夹到书里,示意董予思快看书。后来很多年里,三个人分散天涯,鹿岸把这张纸作为书签,放在每一本自己新看的书里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,鹿岸都没有看到叶青城,不管是在食堂还是在操场,都没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鹿岸思来想去,拿着手机编辑短信发了过去,“叶青城?你已经搬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回信,鹿岸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,可能叶青城已经住在校外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叶青城打来电话的时候,鹿岸正在追梦园里朗读,马上走到僻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喂,鹿岸,不好意思,昨天睡得比较早,没有回你的消息,咳咳……”叶青城的声音很虚弱,夹杂着咳嗽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青城”鹿岸感觉事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感冒了,现在觉得烫得很,我准备去校医院挂吊水。”叶青城那边的情况听起来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过去找你。”鹿岸已经在收拾书包,奔跑过去。

    叶青城从宿舍楼里出来的时候,脸色苍白,浑身没有力气,与大高个子不相适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鹿岸走过去扶住叶青城,两个人慢慢地走。

    “宿舍里空调开的有点低,我不太习惯,晚上睡觉的时候吹了一夜,昨天就感觉难受了。”叶青城虚弱无力,说起话也是轻轻的,但是音色好听,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还不好意思跟人家说你不习惯这个温度?”鹿岸说出来叶青城的实情,总是不好意思表达自己的需求,不想麻烦别人,这跟自己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看到叶青城的表情,鹿岸又继续说:“集体生活,大家是要互相照顾的,你不说他们肯定不知道你不习惯低温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电费也很贵啊,开一夜多浪费,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,青城,合理地表达自己的需求,是我们面对集体生活的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叶青城点点头,“我知道,鹿岸,你不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鹿岸便不再多说,到了校医院量了体温,医生就把点滴架起来,叶青城躺在病床上,清晨的光照进来,洒在叶青城俊朗的脸上。

    医生扎针的时候说建议吃点东西,鹿岸就赶紧跑出去买了粥和鸡蛋。

    “吃点粥吧,青城,你是不是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?”

    叶青城拿着勺子挖了还冒着热气的粥送进嘴里,抬起头看鹿岸,一副“这你也知道?”的眼神,而后点点头表示是的。

    鹿岸把鸡蛋剥开,心里内疚,应该早点打电话给叶青城的,这个家伙总是自己一个人,什么都不说,怕别人帮自己。

    “鹿岸,我吃不下了。”叶青城把鸡蛋放在一边,对鸡蛋过敏,可是鹿岸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鸡蛋多有营养,吃这么点就吃不下了?”鹿岸拿起鸡蛋,咬了一口,这是自己喜欢吃的,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叶青城。

    叶青城看鹿岸的模样,也忍俊不禁,“你喜欢吃水煮蛋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喜欢,小时候爷爷奶奶在的时候,家里有七口人,鸡蛋总也排不到我,特馋,现在可以保证每日份保障啦!”鹿岸满足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快躺下休息吧,等你挂完水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青城躺下不久就睡着了,鹿岸拿出自己的水杯喝水,然后趴在床边看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