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四章 发小唐凌晟
    鹿岸坐在副驾驶上,系好安全带,两只手紧紧握住头顶的把手,防止突然情况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三岁开始就骑小马车载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鹿岸被气得两眼发黑,“唐凌晟,上天派你来惩罚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就是太高兴了,这次高考绝对是个奇迹。你不知道我爸足足给我请了十个家庭老师,天天在我耳边念经似的,终于连拖带拉地把我送进了三本的大门,我爸高兴坏了,给每个家庭老师额外发了一万块钱,啧啧啧,这暴发户的嘴脸才造就了我这样的败家子!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说自己,唐凌晟,我记得你初中转校之前成绩还是挺好的,是家庭突然变化的原因影响了你吗?”

    鹿岸看唐凌晟不言语,接着说:“其实唐叔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爱你,你体谅一下他的辛苦啊。”鹿岸安慰唐凌晟,更希望他可以变好。

    “转校之后,爷爷奶奶相继离世,爸爸妈妈离婚,所有平淡时的幸福团圆都消失了,我有时候真不知道变有钱的代价居然这么大,迷茫了很久,当我想要重新回到有你的世界的时候,”唐凌晟说起往事时脸上显得严肃,转头看向鹿岸展眉一笑,“我发现自己离你太远了,怎么也考不上一中。”

    为了缓解刚才的氛围,唐凌晟故意岔开话题,换了个轻松的语气,“你说你就不能智商低一点啊?考个二中也行啊,这样我就让老爸花点钱上。得亏这次我料事如神,才能跟你的大学挨着。”唐凌晟又开始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“不过大家还是挺惊讶的,平时你成绩可真是太一般了,都怀疑你高考时作弊了。”唐凌晟说话毫无遮拦,相比之下,鹿岸心里还是喜欢叶青城肯定自己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我平时是怕阿崮压力太大,别人会在背后议论阿崮,所以从不锋芒毕露。”鹿岸明白大姐成绩好的影响,一方面激励,一方面没有自信,所以不想让阿崮的压力更大。

    “可是阿崮成绩本来就不好,压力大点也许是件好事,可以往前赶一赶。”

    “唐凌晟,阿崮很聪明的,他现在成绩差,只是因为开窍晚而已。”鹿岸可以欺负自己的弟弟,但是不能允许别人说阿崮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别生气了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鹿岸看着唐凌晟痞痞的道歉,嘴角还有笑,更不想理他了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门口,鹿岸就径直下车,身后的唐凌晟着急地叫着“鹿岸鹿岸”就像外国人扯着嗓子“乱、乱”的乱喊,被门口的大爷拦住,让他把车停好。

    鹿岸来到校长办公室,拿出锦阳大学的通知书,校长对鹿岸说了“难以想到”的恭喜之词后,很开心地在证明上签了字。估计校长也没有想到今年会有两个人同时考上锦阳大学吧。

    这都不重要,别人的怀疑或认可,都抵不上叶青城对鹿岸的认识。鹿岸开心地去财务领到奖金后,就大摇大摆地走出校门口。

    早在来学校之前,鹿岸就想好了这笔钱的去路,去电脑城给鹿崮买一台笔记本电脑,虽然买不到最好的配置,但却是鹿岸全部的心意,也是鹿岸第一次用自己的钱给弟弟准备比较高大上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鹿岸!鹿岸!”唐凌晟在门口挥舞着手打招呼,胳膊伸的那么长,183的个子和红色的卫衣特别扎眼,鹿岸想假装不认识他,但还是被他三两步走到面前拽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有走呀?”鹿岸的心思都不在对话上,急着要去电脑城,趁天黑之前坐公交车回到家里,市里到山塘小镇只有三趟,最后一趟是5点20,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了,所以扭头就想走,“唐凌晟,我着急去电脑城,所以先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事,我带你去,那边我有几个认识的朋友,可以给你便宜,走吧,上车。”唐凌晟不由分说把鹿岸拉上车,带着鹿岸来到青城最大的电脑城。

    鹿岸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叶青城,他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,拆开了一台电脑,小臂露在外面,修长的手指握着四瓣梅花螺丝刀,把大件一件件分开,放在桌子上码整齐:显示器,机箱,键盘,鼠标,电源线和VGA线。

    一会儿又换成镊子,好像有强迫症一样,把小件也码整齐,电源,主板,硬盘,内存,独显,CPU,CPU风扇,光驱,SATA线和排线。

    叶青城低头认真的样子让鹿岸着迷,鹿岸喜欢这样干净整洁的男生,也喜欢做事情一丝不苟、条理清晰。

    “有层次,有耐心,有颜值,有高度!”鹿岸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“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唐凌晟右手食指转着自己的车钥匙,假装不在意地看着远处,嘴角却偷偷上扬。

    鹿岸回过头看唐凌晟的表情,才知道这个家伙正在自作多情。唐凌晟看着鹿岸的眼睛里似有火,然后伸出右手从前往后捋自己的头发,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帅?让你很迷恋?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?唐凌晟,你可真幼稚!”鹿岸始终觉得自己跟唐凌晟不在一个高度,对这些叛逆期的故意耍帅动作没有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鹿岸,你是绝缘体吗?居然接收不到我散发出来浓浓的荷尔蒙?”唐凌晟不能理解,高中的三年时间,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暗恋自己,课桌抽屉里总是被塞满了情书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你居然知道荷尔蒙这个高级词语,唐凌晟,你长进啦!”鹿岸仿佛是一个含泪的老母亲,看着自己长大懂事的儿子,故作柔情地伸出手摸唐凌晟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起开,鹿岸,你总是爱小瞧我。”唐凌晟打掉鹿岸的手,垂头丧气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扭过头不去看鹿岸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错了,唐凌晟,别生气了,我们给鹿崮去看电脑去。”鹿岸拉着唐凌晟走进了最近的联想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