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> 第三章 山塘小镇的风
    “鹿家二女儿也收到了锦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!”镇上的汪大爷,又骑着自己的老旧二八杠飞奔在山塘小镇上,播报着今年的大学生录取情况。

    汪大爷以前一直都是镇政府的广播员和邮递员,直到快递发达的今天,六十多岁的汪大爷也要坚持每年去各个快递点帮忙派送录取通知书,边走边播报最新的好消息,所以大家都热情地称他为“报喜鸟”。

    所以录取通知书还没有到鹿岸手中的时候,全小镇的人都知道她已经考上了锦阳大学。

    之所以对汪大爷的“也收到”不奇怪,是因为鹿岸的姐姐鹿岑就在三年前考上了锦阳大学,开创了走出小镇上一流大学的先例。

    这光门耀祖的事儿在大家口中津津乐道,村口的婶姨堆里又多了一件可以乱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山塘小镇的风只吹鹿家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比一个能耐,人家鹿岑现在实习都挣上钱能补贴家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鹿家两口子修了几辈子的好福气,祖坟上冒青烟了吧!”

    “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优秀,再看看自己生的,都想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姐姐都这么优秀,这鹿崮得有多大的压力呀!”

    可这鹿家心大的鹿崮可不像别人想的那么脆弱,但凡有点心理压力就不会是现在的成绩和家庭地位,每天念着两个姐姐,带着崇拜和讨好。

    此刻手中优哉游哉地摇着鹿岸的录取通知书,脚下飞奔疾驰回家,“姐,姐,你考上啦!你考上啦!”

    而鹿岸,自放假后,就从高考的状态中走了出来,变成了自己梦想的咸鱼,斜卧在沙发上,靠着靠枕,翻看一本英文,耳朵里戴着耳机,听着朗读看着书,然后翻过来再把自己理解的意思和译文对比。

    这是鹿岸最喜欢的状态,躺着看书!有空翻身!可以躺着努力,可以抵消自己懈怠的愧疚感,成为一条快活的咸鱼。

    鹿崮走进来,蹲在沙发前,把鹿岸的耳机抽出来,看到鹿岸气愤的眼神就讨好地说,“姐,你的通知书到了。”

    鹿岸按下了手机的暂停键,把耳机收了起来,“别大惊小怪的,拿来看看。”看着鹿崮手里的大文件,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拆开。

    “姐,我怎么觉得你考上锦阳大学没有我想象中开心,那时候大姐可高兴了。”鹿崮已经上高一了,脑子想象着自己收到锦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咱们这边都没有考上锦阳大学的人,大姐也没有把握,考前紧张刺激,考后期待满怀,所以考上了肯定雀跃舞蹈。”鹿岸说着已经拆开文件,拿出通知书来看。

    “哇!这通知书精致好看,符合锦阳大学一流的气质,我见过这个,这是锦阳大学的校徽,啊,好喜欢!”鹿崮从手中把通知书抢过去,看着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“鹿岸同学被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录取”的大字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怎么报的马克思主义学院?你理科成绩那么好,我以为你会学理工科呢!”鹿崮不明白地问,二姐对数学和物理很擅长,当初也是不听所有人劝告,放弃文科的高分数,选择读理科,现在又读偏文科的专业。

    鹿岸把通知书抢过去,笑着说:“你小孩子,不懂!姐姐就是个学渣,你好好学习,一定比姐姐更优秀。”

    鹿崮听了却笑得更大声了,“哈,姐,我知道了,你选择马克思主义学院就是为了满足你咸鱼的梦想,躺着看书,不被别人打扰!”

    “而且也不用再费脑子面对考试了,哎呀,姐总算要与考试告一段落了,不用考试的看书心情都是愉悦的,这中国的应试教育搞的你姐我疲惫的很,鹿崮,你要加油啊,超过姐姐。”

    鹿岸揽着鹿崮的肩膀,惬意地说,脑子里却都是叶青城,他那么优秀,那么勇敢,有抱负,敢付出。

    “你每次总是这样说,可是我觉得姐姐是最聪明的,别人看你平时的模考成绩,都觉得你只能考一个普通本科,可是我一直相信你有能力上锦阳大学。”

    听完鹿崮的话,鹿岸自嘲着笑了笑,“等着啊,姐去趟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呀?姐,爸妈去田里还没有回来呢!”

    把通知书装进书包里,戴上帽子,鹿岸就往外走,“你去跑一趟,告诉他们一声,就说通知书到了,我去学校找校长。”说完就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街坊邻居围观,鹿岸特意选了一条偏僻的小路,一口气跑到了村口,准备坐公交车去市一中。

    “鹿岸,鹿岸!”一个尖锐刺激的声音传过来,语气里都是欣喜和阳光,“我正准备去你家找你呢!”

    鹿岸着急地往前走,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,“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给你看看我的新车,我还听说你考上了锦阳大学,果然如我所料!”

    “你又厉害了,唐凌晟!”

    “那是啊,我们光屁股一起长大的,你可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,哈哈!”唐凌晟哈哈大笑着,眼睛微微弯起来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,露出来洁白的牙齿整齐好看。

    鹿岸听后,斜睨着唐凌晟,“我们都已经成年了,可以不要提光屁股吗?很害羞的!”

    唐凌晟听后不禁捂住长大的嘴巴,还是难掩嘴角的笑容,“哦,不能说了哦,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过家家,你当我的老婆!”

    不想再接这个茬,鹿岸转移话题问唐凌晟,“你呢?去哪个大学读书?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问我这个问题了,我就知道你会考上锦阳大学,所以我专门选了锦阳大学出门左拐200米隔一条街的设计学院,哈哈,三本!但那也是本呐!把我爸爸高兴坏了,之前许诺给我买的宝马已经到手啦!”唐凌晟的语气里都是兴奋,九分来自能跟鹿岸的大学挨得近,一分来自新车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坐公交车回学校一趟,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啊,快回去吧,路上小心点。”鹿岸推搡着让唐凌晟走,这个从小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男孩现在也是一样的烦人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我答应自己了,我买的每辆车都要先载你!怎么样?是不是很讲义气?”唐凌晟挑眉眨眼,都得不到鹿岸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学校,快上车,鹿岸!”唐凌晟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嬉皮笑脸的样子,可是我站在原地严重怀疑唐凌晟的技术,犹豫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过来,我就去村口嚷嚷我们光屁股时候当新郎新娘的事情喽!”唐凌晟的话还没有说完,鹿岸就钻进了车里,唐凌晟一脸满意地关上了车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