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别叫他去死
    查端明笑了,但是笑容里含了几分狠毒。

    陈瑾宁,你太得意了。

    得意的人。通常容易骄傲,我便等着你骄傲的时候。

    或者说。如今便有一事,可适当地挫挫她的锐气。

    苏意和甄士安过两日也抵挡京师了。

    苏意和甄士安先行入宫,且命初三叔告知瑾宁。陈国公如今安置在城外的苏家别馆养伤。

    初三叔来禀报的时候,说了一句。“三小姐若不想去看。就叫人意思意思送点补品过去便是,甭管他原先如何,总归这孝道您得尽尽的。”

    初三叔已经原谅了陈国公。只是。他理解三小姐的难处。

    瑾宁点头,“好。劳烦初三叔回去好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的。”初三叔也没多说,甚至没问京中的情况,便走了。

    等靖廷从南监回来。江宁侯告知了他此事,让他宽慰宽慰瑾宁。

    靖廷觉得不必要宽慰。这种事情,是心里头过不去,说什么都无用。

    陈国公以前做的事情太伤瑾宁的心,她不去。也是理所应当的。无人可道德绑架她。

    所以。他在瑾宁面前,关于陈国公的事情他一个字都没提。

    倒是瑾宁主动说开了,“他暗中离京到东浙去,若是皇上知晓,会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靖廷想了一下,“倒是未曾有过这样的先例,他如今虽是督查衙门的官员,但是到底武将出身,武将没有得令而擅自离京随大部队而去,这严格上来说,算是违反了军令,在战事前,军令如山,违反军令与欺君几乎是同罪!”

    瑾宁蹙眉,当时他受伤,很多人都看见了,便是查端明也亲眼目睹。

    此事,若由查端明告发,将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沉声道:“不行,我得去一趟别馆,让他入宫负荆请罪!”

    “这太冒险了吧?若皇上震怒,命尚且难保,更不要说其他。”靖廷道。

    “太多人看见了,没办法瞒过去,到时候还再多问一个欺君之罪可就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靖廷想想也是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瑾宁,轻声道:“你可曾想过,若你叫他入宫请罪,一旦皇上降下重罪,你将受千夫所指,毕竟,他是为护你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正因为是这样,我才不能坐视不管。”瑾宁心头也是很烦恼焦灼,他死过一次,活了过来若再因此事被皇上问罪砍头,到底也是她害了他。

    可若先请罪,到时候或许还能向皇上求情,但求留一条性命,也不求其他了。

    靖廷明白她的心思,道:“好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休息一下吧,你都忙活了一整天了,南监最近事儿多吧?”瑾宁其实是不想让她看见自己与陈国公的尴尬相处,他们从来都没办法好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家丑,虽然已经扬遍,可在他面前,她想保留一点尊严。

    靖廷道:“嗯,确实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不怎么忙,但是他知道瑾宁的意思。

    便是多亲密的两人,心里也总有一个角落是留给自己人生的阴暗,不想被其他人窥见。

    瑾宁独自一人趁黑策马去了别馆。

    苏意安排了几个人心腹在这里伺候,初三叔自然也在。

    初三叔对瑾宁的到来有些意外,也有些惊喜,“三小姐,来了?”

    瑾宁看着初三叔喜悦的眸子,轻声问道:“他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好,伤势总是反反复复的,所幸是服了销服丹,命是保得住,只是,大概也没办法回到从前那样了,三小姐不进去看看他吗?”初三叔轻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无法下床行走,作为一个武将,身体的衰败是最大的重击。

    瑾宁沉默了一下,问初三叔,“我有一件事情,想问问初三叔您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初三叔见她一脸凝重,便拉了她到一旁说话。

    瑾宁看着风灯投下来的斑驳光影,道:“我想让他入宫负荆请罪!”

    初三叔大骇,“什么?”

    瑾宁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初三叔意识到她是认真的,他很生气,“便是你再恨他,到底在东浙的时候救了你一命,好不容易活下来,你不能再推他去死,你这还不如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瑾宁知道初三叔很在乎这份主仆之情,她解释道:“此事是瞒不过去的,军中那么多人看到,查端明也看到了,负荆请罪或许还能向皇上求情,免他死罪,一旦被人举报告发,那可就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去告发?北营军听你的,也听甄将军的,且不还有苏大人在那压着吗?至于那查端明,她便是入宫了也是后妃,后妃能过问前朝的事情?且她总不至于会无缘无故说吧?若不说,你父亲还有一线生机,说了,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初三叔说着,忽然古怪地看着她,“三小姐,你是不是还认为自己立下的功劳不够大,想自己举报你父亲再立下一份功劳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,是吗?”瑾宁声音有些微凉。

    初三叔知道自己失言了,道:“我是气糊涂了,我不赞成三小姐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跟他说。”瑾宁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初三叔一手拦住,“你不能去,他如今什么都听你的,但凡是你叫,哪怕是叫他去死,他都义无反顾,你若跟他说了,他肯定就入宫请罪,到时候,便恨错难返了。”

    初三叔在军中呆过,知道军中重罪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去了,便再没回头路。

    瑾宁定定地看着初三叔,有些无奈地道:“好,既然初三叔不同意,那便当我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初三叔眸色哀痛,“三小姐,我真不能让你这样做,我知道你或许不是存了害他的心,可你不懂啊,你父亲自从你母亲走后,这么多年吃着往日的功劳,皇上早就不太待见他,也幸亏托你的福,才让他重新让皇上赏识,再赐了世袭之位,可朝中多少人眼红嫉妒他?这世袭之位,人家是靠战功争取来的,你父亲则是靠着女儿立功赚回来,他心里其实也难受,他昔日可也是铮铮武将,为大周朝立下过汗马功劳,在东浙你也是亲眼目睹他是何等英勇,这是一个武将的本能,上了战场便不顾一切只求身后百姓的安全,而你父亲这一次还多了一个执念,便是千方百计护你周全,你真不能再让他去送死了,哪怕你不原谅他,那就远远地恨着他吧。”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权宠悍妻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