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分内之事
    江宁侯夫人含笑看着她,心里头却在盘算着如何跟侯爷说这事。

    查端明是她的义女,自然也是侯爷的义女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她年岁。

    细细问过之后。她甚至比李齐容都大上一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连陈靖廷都要叫她一声义姐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侯爷回府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主动进去伺候,更衣洗脸,巨无遗细。

    江宁侯如今冷落她。若无事,她不会过来。所以。江宁侯只等她说事。

    伺候完毕,江宁侯夫人亲自沏茶,道:“侯爷。妾身有一事要与侯爷商量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呷了一口茶。神色淡淡地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“今日。明嫔娘娘说京中无亲人,她的祖父查实人也远在东浙,且既然皇上让她住在江宁侯府。她想干脆认了我们为义父义母,侯爷怎么看?”

    江宁侯蹙起了眉头。“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前两日便暗示过,妾身不接话,今日直接挑明,这妾身也不好回绝。毕竟封号也下来了。且她还是查实人的孙女。”江宁侯夫人为难地道。

    江宁侯道:“此事沾身便错。皇上没有暗示也没有明旨,且知道本侯的为人,才把明嫔安置在江宁侯府,若是收下了她为义女,便有后宫与前朝勾结之嫌,本侯绝不赶这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心中暗暗叫苦,她知道查端明的目的就是要拉拢侯爷。

    侯爷当然不可能与她私相授受,可若只是名誉上,她觉得没什么要紧,入宫之后,几乎也不会有什么来往。

    且如今她已经应下,查端明也下跪磕头喊了义母,怎生是好?

    心思几转间,她轻声道:“这查端明倒是可怜人,父母双亡,得查先生收养,又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,在京中无依无靠,入宫之后不知道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,我倒不是说怜悯她,只是想起瑾宁当初也是这般的可怜,我又曾经那样对待过她,想补偿她,大概她也不会接受,如今见这明嫔……”

    江宁侯怎不知道她的性情?她不会真心怜惜瑾宁,许是见着实被冷落了好一阵子,便想借明嫔来认个错。

    江宁侯不会对查端明心怀慈悲,但是,确实引申到瑾宁的身上,不禁叫他心中不忍。

    横竖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,他也懒得去管,便淡淡地道:“这事你看着办就好,私下认了便算,不必铺张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松了一口气,“是!侯爷放心,此事妾身也不愿意铺张,到底是福是祸也不知道,只是想着横竖入宫之后,咱也不经常往来,只是挂着这个虚名,算是给查先生几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知道查先生这个人,但是也没来往过,他是武夫,但是对有学识的文人十分敬佩,所以,听了江宁侯夫人的话,他也就没觉得那么别扭了。

    翌日,查端明便来给江宁侯磕头。

    江宁侯早早就吩咐了下去,侯府里的人都得列席。

    这是自从瑾宁和靖廷回京之后,头一次面对面地与李良晟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良晟神色很冷淡,甚至连看都看二陈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,他们是姓陈的,是外人。

    李齐容也回来了,她神色淡淡,看不出神情来。

    因事前没公开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这一次侯爷叫齐了大伙儿,到底是为什么事。

    直到查端明跪下来给江宁侯夫妇磕头,嘴里喊着义父义母,大家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瑾宁的神色就有些玩味了,拉拢不到靖廷,就拉拢江宁侯夫妇,算盘打得真好。

    因着查端明年纪最长,所以,靖廷也得喊她一声义姐,给她见礼。

    李齐容上前便拉着查端明的手亲热地喊道:“这下可好了,我总算是有个姐姐了,义姐,以后咱得多来往。”

    查端明拉住她的手微笑道:“妹妹不嫌弃姐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嫌弃?”李齐容笑得花枝乱颤,“姐姐说的什么话?姐姐是即将是皇上身边的人了,妹妹怎么敢嫌弃姐姐?以后可得姐姐多关照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查端明微笑着不语。

    李良晟上前拱手见过,“良晟见过义姐。”

    李良晟倒没看出是开心还是嫌弃,一张脸淡淡的,嘴角是有笑意,但是那笑意看得出是刻意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良晟弟弟!”查端明福身。

    李良晟微笑了一下,便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靖廷也站起来,拱手道:“靖廷见过明嫔娘娘!”

    查端明看着这个眉目清朗的男子,嘴角扬起了笑意,“靖廷弟弟,叫一声义姐就行。”

    靖廷正色道:“皇上已经赐了娘娘的名分,君臣有别,还是叫一声娘娘妥当。”

    查端明微笑,“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瑾宁,瑾宁没动,她还没进门,这声义姐,叫了也多余。

    倒是长孙嫣儿和陈幸如走出来福身见礼,查端明不太搭理长孙嫣儿,倒是对陈幸如高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两人退下之后,查端明看着瑾宁道:“郡主,日后便是一家人了,还望郡主不要再弄什么戏水的把戏,伤了姐姐倒是无所谓,伤了旁人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瑾宁怔了一下,“娘娘什么意思?什么戏水?是指娘娘落水我下水救你那一次吗?”

    查端明淡笑,“郡主认为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瑾宁呵呵笑了一声,眸色严厉,“否则,娘娘认为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查端明下意识地看向侯爷,本来以为这父女名分已定,侯爷多少会为她说一两句话,但是侯爷只安坐在椅子上,神色冷淡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着急了。

    遂微微一笑,“自然你是救了我,此事我铭记在心,日后定当图报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定定地看着她,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瑾宁道:“分内之事!”

    瑾宁也看着她,一句分内之事,仿佛有含义,也仿佛没有。

    查端明是有些失望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日认了江宁侯,按照风俗,上契是应该摆酒席通知族中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这样做,只是低调地叫了侯府一家出来认个亲。

    她需要侯府这门亲,孤掌难鸣,有了侯府支撑,她在宫里便少了许多功夫。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权宠悍妻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