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撤离
    瑾宁在军队里属于空降将军。

    这种将军,之前也有不少,可以说是大周朝的产物。

    当初曾跟随擎天摄政王的那一批武将。在摄政王隐退之后,便开始安插自己的亲信子弟入军中。辅助着立下点功劳,就一路飞升。

    如今,大家看陈瑾宁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国公爷的嫡女。外公是甄大将军,师父是苏意。再得皇上封为县主。身份贵重,内定的元帅,能有什么真材实料?

    众兵士想着。她是懂得一些花拳绣腿的。但是以为这穷乡僻壤里没有好手,且自视过高。便有些不可一世竟挑战武举人,实在是有些狂妄。

    众兵士甚至有些掩面不想看,到底是自己家元帅。真出糗了,丢的也是大周军的面子。

    然而。当瑾宁抱拳一立,旋即就发动攻击的时候,大家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竟然不以灵巧对付华贵,而是以力量抗衡?疯了不成?

    但凡身体强弱悬殊的都知道拼力量是不行的。必须要以灵巧轻盈取胜。这几乎是唯一的生机。除非武功真的高强得胜出人家好几筹。

    华贵见她出拳而来,轻蔑一笑,想着两三招把这个女将军解决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以螳臂抵上瑾宁的拳,他本想着一挡,一推,一扫,两招之内,便可把瑾宁放倒且也不至于叫她伤得太厉害。

    可他做梦都没想到,他以臂力抵挡瑾宁的这一拳,顺势一推的时候,瑾宁却借力打力,变道朝他胸口而来,他急忙回防,依旧想着用方才的套路,但是,胸口的拳还没抵挡成功,脚下便被瑾宁一扫,他自认为下盘功夫是十分稳固的,却被瑾宁扫了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急忙稳住身子,但是到底上盘失守,瑾宁的连环拳已经击中了他的胸口,肋骨,还有小腹。

    出拳之快,让本来轻蔑不已的老村长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华贵方才只是稍稍分神,而且,她方才出了扫堂腿,是下盘功夫,竟然还能同时出拳,那她何以平衡?

    这就不说平衡的问题了,单说她腿和拳同时出招,竟然还能迅疾如流星,光这一招,村长断定,华贵输定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华贵发了狠反击,拳头呼呼生风,招招狠辣,且都不是花架子,而是使出了全力,瑾宁但凡被他击中一拳,怕都要晕过去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,大家都认为,瑾宁最好还是以灵活避开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又错了,瑾宁非但没有躲避,而是迎头接上,拳接拳,手肘对手肘,生生地用力量抗衡,而且,她的拳头也不是粉拳,一拳过去把华贵逼退三步都不止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在华贵大怒想再出招反击的时候,村长忽然叫停了。

    华贵不甘心地看着村长,“我还没输。”

    “再打,你武举人的面子都要丢尽了。”村长淡淡地说着,走过来看着瑾宁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,自从瑾宁入村指挥东西,他压根没把这小丫头放在眼里,纵然周大人说她多大的来头,但是,在三乡,认的就是真本事,所以,他没正眼看过瑾宁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细细打量,见这女娃长得眉目英气,对阵之时,凛然无惧,颇有大将之风,看来,确实是个能人。

    村长的态度也和缓了起来,“愿赌服输,既然我的人输了,我们撤离,您是县主是吧?您有大本事,老夫服您。”

    瑾宁带来的兵士顿时发出一阵欢呼,对着瑾宁振臂,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个元帅的真材实料,难怪得朝廷钦点,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。

    瑾宁也松了一口气,因为时间真的紧迫,若不赶紧撤离,这里就真的要发生意外了。

    她神色一整,拱手对村长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事不宜迟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村长点头,回头吩咐道:“大家都抓紧回去收拾东西,一炷香之后在此集合,一同撤离,有蓑衣的全部给带上蓑衣,粮食必须背上,其余物品不必拿,暴风雨之后,我们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瑾宁听得他这样说,知道他依旧不信这里会遭逢大难,他只是单纯的愿赌服输。

    瑾宁也不说太多,人命要紧。

    三乡的百姓到底是练武之人,村长吩咐一炷香时候集合,果然一炷香左右,所有人都齐集,背着粮食被褥,身上穿着蓑衣,妇人背着孩儿,黑压压地站了满满一地。

    雨势越来越大了,浇了火油的火把都没能撑住,熄灭了很多。

    瑾宁在暴风雨中大喊,“我们快走,不管大家信不信,这里很快就要发生倾塌,不要再逗留,要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大队伍离开,幸好三乡的人对道路十分熟悉,这一下,是三乡的人带着兵士下山。

    瑾宁抱了一个五岁的孩儿,孩儿的父母生了五个,又背着粮食和被褥,着实是顾不过来,瑾宁便抱了一个。

    兵士也帮忙背东西,瑾宁私下吩咐,去各家看看但凡能带走的都帮忙带走,因为这里真的回不来了,而家当都是村民的家财,能带走就不要丢弃。

    疏散队伍变成了逃难队伍,因着雨势加大,且在暴风雨里火油也持续不了,几盏大风灯几乎没能照亮道路,一路三扑地下山去。

    瑾宁这几天也是累得够呛,加上对道路不熟悉,滑了几次,但是孩子却还是被她牢牢地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姐姐,阿娘说您是坏人,要赶我们走,但是我觉得您不像坏人。”

    瑾宁抱着的那小男孩忽然对瑾宁说话。

    “狗子,不要乱说。”旁边传来一个妇人的斥骂声,带着尴尬的语气。

    瑾宁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笑了,“你叫狗子是吗?狗子,我不是坏人,也不是要赶你们走,这里真的住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悻悻地道:“我们祖辈在这里几百年,都没出过问题,多大的暴风雨不也经历过来了吗?怕什么?”

    语气分明还是不忿和怨恨的。

    瑾宁不语,等暴风雨过后,他们回来看,自然就知道,不必辩解。

    确实,住了一辈子的家,忽然要离开,谁都舍不得,有情绪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大概五里路,暴雨行走且背着这么多东西,大家确实也累了,村长提议让大家避雨。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还有一章大概在下午两点钟左右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