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回府
    今日侯爷回京,早有人回来家将回江宁侯府通知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早就命人打点,只等迎接夫君回府。

    自然。退婚的说辞她早就想好了,虽不是十分周全。但是知道侯爷的性子,他极要面子,不好再事后出去查问别。

    她做好准备迎接他的一场怒气。但是,他的脾气来得快。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到底。婚事已经退了,总不至于为了此事再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但是李良晟很不安,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父亲。因此。他早早便叫了姐姐李齐容回府,到时候若父亲动怒。好歹帮求几句情。

    李齐容见他紧张得大汗淋漓,不禁笑道:“得了,父亲脾气暴躁。可来得快去得也快,你老老实实被他打几鞭子就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良晟听得此言。更加害怕了,“姐姐说得轻巧,父亲的鞭子,是谁都挨得住吗?你是没试过。我以前被打过。三鞭下来。差不多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在一旁听到,不禁惊愕地问道:“侯爷真会打您?可您是他的亲儿子啊,总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?”李良晟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,“打死我他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道:“到时候我拦在你的跟前,侯爷总不至于连我都打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可千万不要,免得弄巧反拙!”李齐容淡淡地道,自从长孙拔获罪之后,李齐容对长孙嫣儿便看不顺眼,是哪哪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不好说出来,因为当时她也有份撺掇长孙嫣儿嫁入侯府。

    长孙嫣儿听他们说得严重,心里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亲事不退也退了,且她当时确实怀了孩子,以当时长孙家的门楣,总不能以妾侍迎娶入门。

    且陈瑾宁的性子野,没礼貌,粗野,是个人都知道,哪里能和她比?

    回头她好好表现,侯爷一定会对她改观。

    “母亲,您想好怎么说没有?”李良晟担心地看向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江宁侯夫人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缓缓开口,“此事,我们不能否认自己的错,在说出此事之前,你先跪下请罪,说是一时糊涂,但是错已经铸成,不忍委屈了陈家小姐,这才退婚的,多余的,你一句也不要说,只顾认罪磕头,其余的,都等母亲来说,齐容则在旁边插几句嘴,把长孙氏拖下来,再把陈瑾宁杀府中老妈妈的事情说出来,侯爷一向不喜欢女子恶毒,若知道陈瑾宁曾杀过人,心里对陈瑾宁的印象就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说得是。”李齐容道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环视众人,最后眸光落在了长孙嫣儿的身上,“侯爷回来的时候,你不能出现,踏实地躲在屋里,你出现只会火上浇油,反倒叫良晟多挨几鞭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心里不满,分辨道:“夫人,我站在一旁不说话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眼底有不耐烦之色,口气冰冷地道:“叫你不要出现便不要出现,听不明白话吗?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见她生气,也不敢造次,只得把不满咽在肚子里,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又沉声道:“这事,归根到底,我们侯府有不对的地方,齐容,到时候你看着你父亲若没有太过动怒,有一句话你是必须要说的,你说当时良晟没太看得上陈瑾宁,但是因为父亲要报恩,良晟素来孝顺,只得硬着头皮答应。这些话,若他不是太动怒的时候,才可以说,若他震怒之中,你便千万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李齐容眉开眼笑道:“还是母亲想得周到,咱侯府是有错的,但是这错若是推到父亲自己身上,指他当时不顾良晟的意愿强行安排了这门亲事,才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话你得挑时机说,时机对,咱就过关了。”江宁侯夫人道。

    李齐容便拍着李良晟的手背安慰道:“听,母亲都为你设想周到了,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李良晟心头也稍稍安了一些,但是想起父亲那张雷公似的脸,还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边商议好,便听得下人一路狂奔进来,“夫人,侯爷回到西口了。”

    西口是江宁侯府的街口,侯府早派人在街口等着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听得下人禀报,立刻站了起来,伸手压了一下发髻,沉声道:“列队,迎侯爷凯旋归朝!”

    她带着家眷和仆从出去,长孙嫣儿想跟着,却被李齐容拦住,“你别出去,急什么?父亲总会见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心里头委屈极了,侯爷凯旋归朝,连下人都能出去迎接,她却不能够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率着家众出去,站在门口等待。

    因是迎接,因此两旁十步之遥便站了一人举着火把,把街道照得光亮。

    两边也有等待的百姓,知道侯爷归朝,都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侯爷骑着高头骏马,金属盔甲在火光中闪着寒芒,身后跟着众家将,百姓沿途欢呼,侯爷对着百姓点头致意,更点燃了百姓的热情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看着这一幕,看到自己的夫婿被百姓夹道欢迎,心里很骄傲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当年她第一眼就看上了,费了些周章才嫁给了他,陪着他平步青云,享受荣光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面容轮廓渐渐清晰,江宁侯夫人眼底一热,他可算是平安回来了。

    江宁侯策马至府前,翻身下马,回身对欢迎他的百姓挥手致意,然后才转身看着江宁侯夫人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眼底有雾气,捏住了手绢,凝望着他的刚毅的面容,轻声道:“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回来了。”江宁侯的口气和往日说话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而江宁侯夫人知道他不会得悉此事,因为庆功宴上,谁会拿这些话来说?他可是打了胜仗归来的功臣,当着皇上和皇太后的面说这些事情,岂不是打他的脸?

    “父亲!”李良晟和李齐容两人上前去,李齐容激动地看着侯爷,李良晟看起来却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江宁侯点头,“嗯,齐容也回来了?你们姐弟,一同上前见过诸位叔父。”

    这些家将,都是住在府中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良晟和李齐容往日多半把他们当做府中的下人,就算他们在军队里有职衔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家将,那就是奴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