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恨死你
    老夫人皱起眉头道:“疼爱是有轻重之分的,嫡出的,怎么也宠一些。你大哥是庶出,可也是你父亲的骨肉。祖母肯定也疼爱,只是,有时候难免要取舍。做不得两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陈瑾珞乐不可支,依偎着老夫人。撒娇道:“孙女就知道祖母英明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慈爱地拍着她的手背。“好了,休要再拍马屁,你哥哥如今出事了。你把今晚发生的事情。告诉祖母,祖母好有应对之策。否则你哥哥有点什么事,你母亲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陈瑾珞这才道:“今晚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人骗到了酒馆。他喝下了有迷药的酒,按照计划。让他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在雅间里,孙公子再进去拿个正着,大声喧哗叫来其他客人,大哥就水洗不清了。想再入仕途。是断没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。忿忿地道:“谁想到安排得如此妥当,最后还是出了纰漏,哥哥说要去茅房,让我和孙公子在隔壁的雅间等着,他却许久没回来,而那边也传来了哭声,这时机总不能错过啊,孙公子只得一人去推门,里头没点灯,也没看清楚状况,孙公子就开打了,可祖母您猜怎么地?屋中的男人,竟然是去了茅房的哥哥,大哥已经不知所踪,两人不知道情况,就厮打了起来,嚷嚷得十分轰动,周边的客人都来围观,孙女急忙想进去阻止,殊不知,却被一个人拉住手臂往外拖,一路拖到了门口,才看得清楚是梨花院的一个丫头,叫什么可伶的,而且大哥竟然和这个丫头在一起,她把孙女拖上了马车,一路威胁孙女回到了府中。”

    她拉开领子,露出了被掐得殷红的脖子,委屈地道:“祖母您看,那丫头竟也敢对孙女动手,还威胁孙女若把她和梨花院供出来,就把孙女的脸画花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她本来白皙修长的脖子,赫然有一道手指红印,且手指印痕的中间有一抹紫,这力道是下得很大了。

    看到老夫人眼底的火光,陈瑾珞缩缩脖子,“孙女怕她真的会画花我的脸,所以回来也没敢说,孙女错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淡淡地问道:“你大哥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他骂我啊,说从今往后,不会把我们当做一家人。”陈瑾珞哽咽地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对大哥的,可哥哥说,如果我不帮他,到时候大哥当了官儿,他就会变得很窝囊,像父亲一样这辈子都没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眼底笼了一抹寒霜,“此事除你之外,还有谁知道?你屋中的奴才丫头,都知道吗?是谁告诉梨花院知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是一个人去的。”陈瑾珞想了一下,忽然道:“对了,我告诉过大姐,不过,大姐和咱是一家人,总不能泄密吧?”

    老夫人厉声道:“去叫你大姐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瑾珞拉着老夫人的手臂求情,“祖母,您别生气,应该不是大姐说的,大姐不会这么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,一问就知道。”老夫人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陈瑾珞只得站起来,慢慢地走出去,眼底慢慢地生出一抹得意的光芒,那张脸,竟是说不出的张扬。

    陈瑾宪被叫了过来,她心里大概明白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所以,来到老夫人的跟前,便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袁氏也进来了,见她跪在地上,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夫人冷冷地盯着陈瑾宪,“你既然首先跪下来,可见你是知道错了,说,为什么要向梨花院那边告密?”

    袁氏一怔,正欲发话,却被老夫人瞪了一眼,她只得郁郁地站着,看着陈瑾宪听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瑾宪抬起头,眸子里有一丝悲哀,“祖母,咱家闹的笑话还不够多吗?我只是不想再让外人说我们国公府任何一句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闹的笑话还不够多吗?宪姐儿,看来,你是一个在乎家族名声的人,你告诉祖母,你为什么在乎家族名声?”老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陈瑾宪低着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老夫人扬高了声音,暗含不悦,“是因为你想嫁个好人家,你为自己着想,所以明知道陈瑾宁一直针对我们二房,你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去找了她,让她去对付你弟弟妹妹。而你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你没错,他错了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老夫人厉色质问。

    袁氏在一边听得七窍生烟,一巴掌就劈头打了下来,怒道:“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竟然是你去跟梨花院那边告密,你知道害得你弟弟多惨吗?他现在就重伤在衙门里,他若死了,我便把你剁开十八块给你弟弟垫尸底。”

    陈瑾宪一怔,“弟弟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被陈瑾宁的人打了重伤,还被诬陷为争风吃醋斗殴,如今被抓去了衙门,没高兴了吗?”袁氏劈头骂道。

    陈瑾宪脸色煞白,“什么?不可能,陈瑾宁答应过我,她不会闹大,只会把大哥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失望地看着她,“她的话,你竟然也信?她连祖母都敢顶撞威胁,会跟你讲信用?她正愁没办法找我们的麻烦,你偏送上门去让她扇我们一家子的耳光,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陈瑾宪哭了,跪着上前,“祖母,我只是不想我们一家人互相残害,大哥有出息,难道我们不该高兴吗?我只是不想弟弟去破坏他的前程,或许我是自私,我一直都想着自己的终身大事,可我已经成老姑娘了,我不能不着急啊,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婚事,祖母时刻为你留意,可你做的什么事?”老夫人气得胸口发闷,伸出发抖的手指指着她的鼻子,“滚,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瑾宪看着伤心生气的祖母,还有一脸狂怒的母亲,她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,只得磕了个头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院子,便见陈瑾珞在外头站在。

    陈瑾珞瞪着杏眼生气地看着她,“我对你没有隐瞒,什么事情都告知你,却没想到你会去投靠梨花院那边,从今往后,我们姐妹情断,若哥哥有什么事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扭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陈瑾宪心头悲怆,无从辩解。

    陈瑾宁,我恨死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