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上当
    陈瑾宪很奇怪,“你跟大哥出去?”

    她不是一直都看不起大哥吗?怎地会跟他出去?

    陈瑾珞哼了一声,“今晚你是没出去吃饭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大哥竟然谋了一份翰林院的差事。祖母不许,他偏得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翰林院啊!”陈瑾宪微微一笑,“那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陈瑾珞粉脸寒霜。“好什么好?他又不是我们的大哥,只是个庶出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陈瑾宪沉下脸。“怎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你装什么清高?哼。别忘记你是嫡出的,母亲说了,我们和庶出的势不两立。”陈瑾珞说完。扭身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陈瑾宪轻轻地叹气。

    她不是清高。只是不想内宅出事,她很着急自己的婚事。

    看着。她门楣很高,可祖母也好,母亲也好。都是自欺欺人,如今的风光都是仰仗大伯。

    二房出不了头。和庶子出息无关,是嫡子不长进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吃药了。”丫头端药进来道。

    陈瑾宪撑起身子,“小娟。大哥要去翰林院。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?”

    那丫头把药搁在茶几上。用扇子轻轻泼着,轻声道:“奴婢不好说,但是,府中能有人有出息,总归是好事,至少,小姐您也能沾光,这婚事……”

    陈瑾宪道:“我如何不知?可祖母说了,庶出的一旦得光,便耗尽了我们陈家的运气,因而压制了嫡出的,我是不信的,我们二房若指望琦儿,是断不可能,还不如让大哥出去试试?”

    她轻轻叹气,这个妹妹是什么心眼,她太知道了。

    大哥又是个单纯没心机的人,此番若真的跟瑾珞出去,怕是……

    陈瑾宪心头有说不出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半响,她终究是坐不住了,“小娟,扶我到梨花院。”

    梨花院里,瑾宁坐在灯下绣花。

    这绣花的活儿,她是做不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偏要学,倒不是真想绣出个什么图案来,只是磨炼自己的耐性。

    绣花很考耐性,开始给师父绣的时候,她强忍了好几次没把东西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“绣得像样了。”钱嬷嬷走过来看了几眼,点头道。

    瑾宁一针一线地穿过丝绸,“那接下来我能绣个繁复点的图案。”

    “别,还是继续绣鸡蛋。”嬷嬷说。

    瑾宁努努嘴,让她看一下角落的篮子,“已经绣了好多鸡蛋了。”

    嬷嬷瞧了一眼,“嗯,确实很多了,那明日开始绣鸭蛋,绣完鸭蛋绣鹅蛋,绣得出鹅蛋就能绣人脸了。”

    青莹进来,笑着道:“这总是绣蛋有什么用?也不能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绣一样单调的东西,心里是很暴躁的,县主必须要遏制这种暴躁。”钱嬷嬷道。

    她认为,瑾宁是足够聪明的,也有手段,但是,在以后的日子里,光有聪明和手段还不够,还得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,还要过很长很长,走很远很远,飞很高很高。

    梨花快步走进来,“小姐,二房的那位大小姐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听了这称呼,淡淡地道:“既要大房的产业,又想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瑾宁抬起头,“请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堂姐,虽然谈不上好感,但是,至少不厌恶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只为自己着想的人,但是,谁不为自己着想?

    陈瑾宪在丫头小娟的搀扶下走进来,脸色苍白得要紧。

    “瑾宁!”她进门便急道:“你得叫人去一趟城西酒馆,我怕大哥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瑾宁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你先叫人去,我再跟你说。”陈瑾宪道。

    “可怜,去一趟!”瑾宁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可伶执起佩剑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事别闹大!”陈瑾宪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可伶应了一声,才想起不是瑾宁的声音,但是也懒得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瑾宪明显松了一口气,慢慢地坐下来,看着瑾宁道:“方才,珞儿来我屋中借簪子,说约了大哥到城西酒馆去,她不向不喜欢大哥,贸贸然约大哥出去,一定有诈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亲妹妹,你为什么来告诉我?”瑾宁看着她,虽不太相信她的话,但是为保万无一失,所以还是叫可伶去一趟。

    陈瑾宪脸色苍白地道:“珞儿心思不正,她若还作弄人,手段一定很难看,我不想国公府再惹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很委婉地说作弄人。

    但是,大家都知道她说的是害人。

    瑾宁知道她的意思,她着急婚事,若国公府再出什么事,登门的媒人便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希望你别把事情闹大。”陈瑾宪不喜欢瑾宁那逼人的眸光,总觉得太过锐利,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答应你,对外不闹,但是若大哥有什么事,我一定不会放过陈瑾珞。”瑾宁冷声道。

    陈瑾宪道:“那随便你,只要不往外闹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瑾宪站起来,丫头扶着她走了。

    钱嬷嬷看着她的背影,问道:“县主以为,她说的是真还是假?”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等可伶回来便知道。”瑾宁脸色沉凝,她知道是真的,二房除了陈瑾宪之外,无人会支持大哥去翰林院。

    既然劝阻不成,就一定会出计,她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珞小姐心肠歹毒,真可能会做出点什么事来。”青莹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防着她。”瑾宁扬起眸子,“明日大哥必须到翰林院报到,本来就是师父举荐进去,有人情之嫌,若明日不去,此事耽搁下来,就算最终能去,大哥也会遭人白眼和非议,文人的心眼很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县主说得有理。”钱嬷嬷道。

    可俐上前,“若是这样,我也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你留在这里,可伶一人去就够。”可俐的性子比较暴,她去了把事情闹大,对大哥也不好。

    可俐只得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她安静地退回一边,但是内心很想去收拾渣滓。

    瑾宁道:“寿安堂那边未必就不知道此事,可俐,你去听墙角,我要知道老夫人对大哥的心有多狠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道:“是的,听一下,也好告知大公子,免得他再中计。”

    可俐得令,拱手道:“是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她麻溜地出了门,身影飞快地淹没在黑夜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