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假如
    瑾宁回了梨花院,钱嬷嬷问道:“县主,得防着老夫人把白契都转为红契。”

    瑾宁摇头:“她转不了。之前不转,现在就转不了。我去转的时候,有意无意透露过,甄家对这份嫁妆十分重视。所以,衙门的人也就格外留神。怕得罪外公。”

    嫁妆。在本朝来说,一直都是争议性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被休弃离家的,嫁妆多半是带走。但是能带走的也不多。因为嫁过来之后开支打点,都需要用自己的体己银子。

    如果死了。那嫁妆多半是给自己的孩子,娘家是不会来争的。

    但是,甄氏留下的嫁妆不一样。一则是产业多,二则。甄家如今远比陈国公府显赫,若甄家那边不依不饶,事情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谁都不愿意沾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在两家都安好的情况下。老夫人转了。那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如今瑾宁被封为县主。她是甄氏唯一的女儿,能独当一面,那一切就得经过她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伶问道:“那老东西会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瑾宁含笑看着她,“可伶,若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可伶想也不想就说:“当然是杀了你啊,那就再无后顾之忧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自己首先一怔,看着笑得冰冷的瑾宁,大怒,“她敢?”

    瑾宁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,“傻姑娘,你都敢,她怎么不敢?等着,她隐忍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钱嬷嬷想了一下,“老身倒是觉得,最可行的办法,首先不是杀了您,而是先把白契转为红契,这样才是万无一失的办法,当然了,这也不意味着她会放过您。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嬷嬷说得对,就算知道不可行,她还是会试试,衙门里,也有大把愿意收她银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衙门那边,得先打点!”钱嬷嬷凛然道。

    瑾宁摇头,“不必着急,这事儿,我们不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出面谁出面?”钱嬷嬷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瑾宁微微一笑,“有一个人,出面是最合适的,咱只做盘观者,先让她折腾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啊?”可伶问道。

    瑾宁只笑不语。

    钱嬷嬷也明白了,笑了笑,“确实,那是最好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可伶可俐急了,“倒是说啊。”

    瑾宁顽皮一笑,“你猜?”

    可伶可俐一脸臭臭,这天下人这么多,谁能猜得出来?

    可伶又问了一句,“那如果她变不了红契,把店铺卖掉,总能够吧?”

    白契是可以私下交易的,也可以买卖。

    “卖的话,正规手续是需要甄家或者县主来卖,当然了,也有些投机取巧的,见价格便宜,也愿意冒险……”钱嬷嬷微微一笑,“如果老夫人要卖,那自然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去买吗?”可怜问道。

    “买你个头,咱花这个银子做什么?这本来就是县主的!”钱嬷嬷笑着道。

    瑾宁和钱嬷嬷都明白,但是,难为了可伶可俐和青莹梨花,这四个丫头面面相窥,再面面相窥,还是不知道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陈国公回了衙门,福州一案,已经进入尾声,该拿的人都拿下来了,只等着移交刑部核审。

    李大人提了一壶酒,与他在后衙的院子里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喝酒?”陈国公笑了,“今日这么好雅兴吗?”

    “案子差不多了,该喝一壶了。”李大人斟了一杯酒给他,“我是高兴,但是看你今日愁眉苦脸的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陈国公摇头,手里转动着酒杯,“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的事情?”李大人问道。

    陈国公抬起头,道:“瑾宁今日本来是要走的,她要去总领府住,老太太本来也巴不得,但是,老太太今日竟然挽留了她,还当着我的面,给瑾宁撑腰,怪异不怪异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李大人微笑,慢慢地饮着酒,一双眸子,异常的锐利。

    陈国公又摇头,“许多事情,不敢想。”

    一想就怕挖出肮脏不堪的内里来。

    李大人笑笑,不说了。

    他经历许多事情,知道有些话说了也无用,总要他慢慢去发现,慢慢地去经历,才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只希望,那时候,不会太迟。

    瑾宁去了一趟总领府。

    去其实也没什么事,只是想看看陈靖廷那边有没有信回来。

    苏意仿佛是早看穿了她的心思,道:“不用来,没有。”

    瑾宁笑嘻嘻地道:“没有什么呢?我是来探望您老人家的,这不,给您提了两壶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酒我不缺,你不是真心来看为师。”苏意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是掏心挖肺对您好啊,本来还打算搬过来住呢。”瑾宁讨好地道。

    苏意哼了一声,“别,搬过来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这小老头,之前不是还说随时欢迎我来吗?”瑾宁挑眉。

    苏意敲了她的脑壳一下,“什么时候就是小老头了?”

    瑾宁缩了缩脖子,顽皮地笑着,身子往后一倒,有些百无聊赖地道:“师父,您说,若一个人经历许多事情,例如遭遇背叛,被自己的夫君伤害,孩子还被婆母和夫君一同杀死,甚至她自己都差点死了,那这个人,是不是只能报仇,不能有其他想法?”

    而她现在,也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苏意抬眸看着她,“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瑾宁想了一下,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觉得,如果这个女人经历了这么多苦难,她报仇是应该的,但是她的人生,就这样丢弃不要了吗?她就没资格再得到幸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苏意淡淡地应了一句,低着头看书,“若这个女人最终只为报仇,那么,她死里逃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瑾宁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笑了,“是啊,那她的死里逃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苏意慢慢地抬头看着她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瑾宁摇头,“没做什么,就是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不问没有意义的事情。”苏意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“人是会变的。”瑾宁双手枕在脑后,这些日子一直想着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关于陈靖廷向她求亲的问题。

    刚重生回来的那会儿,她心头只有报仇。

    她认为上天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,是为报仇而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,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她和少年时候的坚毅重合,就很不甘心,她陈瑾宁凭什么就不能好好地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她遇到了一个很好的男人,她为什么不能得到?

    谁若跟她说,重生一辈子只是为了报仇,让他去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