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一百零二章 不指望他给母亲报仇
    瑾宁冷笑一声,盯着袁氏。

    袁氏看着她那豹子一般凶狠的眸光,心里头直犯怵。她怎么会知道的?

    “胡说?”瑾宁厉喝一声,“可伶。把人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帘子一起一落,便见可伶拖着一个中年男子进来。

    此人身穿锦衣,却獐头鼠目。脸上有伤痕,应该是被可伶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瑾宁把他拽住身前。逼问袁氏与老夫人。“别说我不认识他,此人是我母亲昔日在府中时候的管家,曾因轻薄过我母亲被父亲打了一顿赶出去的。他当初真的是要轻薄我母亲吗?还是说有人故意要诬陷我母亲与他私通?”

    瑾宁毫不留情的质问。让老夫人脸色大变,气得嘴唇发抖。“你什么意思?胡乱扯个男人进来,便说与你母亲私通,这般我那个你母亲身上泼脏水。你眼里可还有你父亲?”

    瑾宁一脚踢向那中年男子,男子向前一扑。扑倒在老夫人的脚下,疼得他咿呀乱叫,直喊老夫人救命。

    瑾宁冷然地道:“老夫人说得可真是无辜,但是。人在做。天在看。等着吧,像你这种歹毒老妇,会死得比我母亲惨烈百倍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着袁氏,“还有你,别以为讨好了她,我母亲的嫁妆都是你们二房的,我告诉你,别说你们如今手头上那些,便是之前花出去的,我都要你们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袁氏怒道:“你简直是忤逆,不孝,这般顶撞你祖母,足以把你赶出家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敢?”瑾宁冷笑,欺身上前,形成强大的身高和气势威胁,“试试看!”

    说完,大步往外走,“可伶可俐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可伶可俐跟随她的脚步往外走,简直把这寿安堂视若无物。

    袁氏气得发怔,看着一脸铁青的老夫人,“母亲,便容她这般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老夫人抬头看着她,眸色冷峻,阴沉地道:“否则呢?”

    袁氏吃了一惊,连母亲都奈何不了?那真的要把嫁妆还回去吗?

    “不如,告诉大哥去?”袁氏献计道。

    老夫人冷笑一声,“他没经过我的同意,便把那贱胚接了回来,你以为如今他会事事听我的?而且,用用你的脑子,内宅之事总得叫他出面,那老身这家也不用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淡淡地瞧了地上那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袁氏踢了那男子一脚,怒道:“还不滚出去?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    男子站起来,可怜兮兮地道:“二夫人,您看小人也伤得那么严重,便是没成事您也该给点汤药啊?”

    袁氏从袖袋里取出一锭银子丢在地上,“拿了便滚!”

    那男子连忙拿了银子,笑嘻嘻地走了。

    袁氏坐下来,问道:“母亲,您说这贱胚如何得知我们的安排?是有人泄密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夫人摇头,沉声道:“泄什么密?连番计划都被她看穿了,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你以为她愚蠢吗?她精明着,比当年的甄氏还要精明个几分,且她没有甄氏的顾虑,她对这个父亲完全没有感情,行事完全没有顾忌,加上这些年在庄子里养成的野性子,老身都小看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岂不是很难对付?”袁氏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老夫人眯起了眼睛,“难对付又如何?总归是得收拾的,当年甄氏还有娘家依仗,不也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甄大将军要回来了。”袁氏道。

    老夫人哼了一声,“回来怕什么?他女儿都死了,如今国公府的事情和他甄家完全没有关系,他也没办法横插一竿子,他若不要脸地干涉国公府内宅之事,老身也定有办法羞辱他。”

    袁氏略放了心,可到底不如回来的时候那么坦然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想起瑾宁说的话,又忧心忡忡地问道:“方才那贱胚说,当年什么当年要诬陷苏管家与甄氏私通,难不成当年的事情她也知道?若叫大哥知道这事,怕对我们不利啊!”

    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“你慌什么啊?她既然拿下了苏管家,自然就能问出当年的事情来,可这事当年咱没成功,便当不曾发生过,子虚乌有的事情,让她嚷嚷又如何?你大哥也不见得会信她,便是信了,老身不承认,反而倒打一耙,他们父女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袁氏还想再说,老夫人却发了怒,“得了,你别在这里担心来担心去的,真要担心,还不如担心一下宪姐儿的婚事,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,不消两日便会传遍整个京城,到时候,人人都道老身势利眼,谁还愿意与国公府来往?宪姐儿的婚事,怕是得再斟酌了。”

    袁氏发狠,“这蹄子如此狠毒,媳妇真是恨死了她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反而慢慢地冷静了下来,心头有一股子热血在翻涌着,眼前尽然是昔日和甄氏斗智斗勇的场景。

    老夫人阴恻恻地道:“她不是说要连同我们花出去的都要回来吗?那好,我便连皇上赏赐给她的两千五百两黄金都给夺过来,老身要她一文钱都没有,滚回青州的瑶亭庄子里,甚至,连瑶亭庄子都要夺回来,只给她一碗饭吃,她活得下去便活,活不下去,便跟她母亲一同去死。”

    袁氏听得此言,眉开眼笑,“那敢情好,那敢情好,只可惜了县主之位不能世袭,否则,传给了珞儿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瑾宁回到了梨花院,余怒难消。

    可伶问道:“为什么轻易放了那苏管家走?最好是带到国公爷的面前,让他招当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瑾宁淡淡地道:“便是招了,他也不信,当年老夫人确实是有这样的心思,但是叫母亲化解了,父亲也恨苏管家入骨,打了一顿赶出去,他说的话,父亲不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而且,他知道不知道都不打紧,她知道就行。

    她从不指望让他来给母亲报仇。

    可俐在一旁道:“这老夫人也没那么了不起啊?今日的阴谋诡计,都被小姐您识破还能反将一军呢。”

    瑾宁淡淡地笑了,“她今日本没打算怎么对付我,不过是想把我赶回青州去便算了,没下狠手,加上有靖国候夫人帮我,自然就没得逞,可经过今日之事,她知道我不好对付,下次再出手,便没那么简单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