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五十一章 清算庄子
    初三叔一大早就回来了,且带了两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男一女,男的年纪看着有五六十了。头发半白,皮肤黝黑。面容平和。

    女的大概五十多岁,瘦弱,驼背。两鬓的头发已经全白了,额头正中央有一颗红痣。眼睛很小。眼角的皱纹多且密,眼神坚定而精明,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“杨老头见过三小姐!”

    “孟婆子见过三小姐!”

    两人上前行礼。路上。初三叔已经跟他们两人说了一下,得知眼前这位就是甄氏的亲生女儿。两人都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瑾宁站起来微微福身,“两位都是昔日母亲重视之人,瑾宁见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礼。以晚辈的身份先行过,是给两人最高的尊重。

    孟大娘比较冷静。只是用不胜唏嘘的口吻道:“小姐都长这么大了,老身最后一次见夫人,夫人怀着小姐,才五个月。但是夫人的全身都肿得厉害了。脸和嘴唇都是青紫。哎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瑾宁头一次听外人说母亲怀着她的时候出现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五个月便肿得厉害了?还有脸和嘴唇青紫色?你没记错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记错?”孟大娘道。

    瑾宁前生怀过孩子,她水肿是在七八个月之后才出现,而且,怀孕怎么会出现脸和嘴唇都是青紫色?

    怀孕之后,她对孕期的状况都是十分紧张,所以一直缠着大夫问东问西的,嘴唇和脸出现青紫,是气血两亏的情况,但是当时母亲是国公府的夫人,且家财丰厚,补品肯定堆得如小山般高,且听大娘说当时母亲怀疑,老夫人还专门找了个大夫住在府中,就防着出现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有大夫贴身调理,怎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她暗暗记下来,但是并未继续问孟大娘。

    只是先请两人坐下,再叫石榴奉茶和上点艾糍。

    杨老头显得很拘谨,也不敢吃,只是定定地坐着。

    倒是孟大娘却一口一个,一边说一边道:“这艾糍还是我老婆子做得好吃,想当年每逢五六月,这满山的五月艾草一长,每天老婆子我都得做好几筛,给地农裹着出去灭虫浇林吃,这些太甜腻了,地农吃了得渴死,干不了活,不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石榴不满意了,“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?”

    孟大娘斜看了石榴一眼,“不好吃也甭浪费,这是三小姐赐给我们吃的,怎么就不能多吃几个?若是让我老婆子拿走,老婆子所有都得带走。”

    石榴翻翻白眼,退到一边去,嘀咕道:“穷酸样!”

    孟大娘是听到了这话,但是却佯装听不到,往嘴里又塞了一个艾糍,喝了一口水,才对瑾宁道:“三小姐,这艾糍老身能拿走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瑾宁淡淡地扫了海棠一眼,然后温和地对孟大娘道。

    孟大娘眉开眼笑,“谢谢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着急回去,”瑾宁看着她,又看了看杨老头,“今日叫初三叔请你们二位来,是想问问你们二位,可愿意回到庄子里帮我的忙?”

    两人俱是一怔。

    孟大娘迟疑地放下了艾糍,神色有些不相信,“三小姐,您的意思,是请老身和杨老头回来做工?”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起码那群孩子就不必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庄子如今是长孙氏和大小姐的,三小姐能做主吗?且听闻三小姐一直住在青州的庄子里,回来后又很听长孙氏的话,当初他们走的时候,又背着那样的罪名,该不是叫他们留在这里慢慢算账吧?

    孟大娘嘴角便有些讽刺了,“三小姐,这是如夫人和大小姐的意思还是您的意思?”

    如夫人,是当初的长孙氏。

    瑾宁看着她,“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庄子如今是大小姐在打理,“孟大娘又喝了一口水,眉角吊起,便有些凌厉的气息,“老婆子别的不知道,但是好歹这些年也在下村生活,对庄子里的事情多少了解一下,三小姐大概不知道,老婆子和老杨头是怎么走的吧?我们二人是偷了东西,被人抓到衙门里蹲了一年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偷东西了吗?”瑾宁问道。

    “偷了!”孟大娘一口就承认了,“但是大牢也蹲了,算是处罚过了,若如夫人和大小姐时隔多年还要算账,那便找老身算吧。”

    瑾宁却问道:“你们偷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孟大娘看着她,道:“夫人死后,留在这庄子里的东西,如夫人说要烧掉,老婆子和老杨头两人便把夫人的东西偷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瑾宁眸色微动,“人死之后,东西要烧掉,这是正常的做法,难不成其他人家不是这样做吗?”

    孟大娘霍然起身,“其他人家也不是都把东西烧掉,人死了,总得留点念想。”

    她福身,口气淡漠地道:“老身已经见过了三小姐,算是了了心事,老身还有别的事情要忙,便不耽误三小姐了,老身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便拉了杨老头一把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杨老头站起来,讪讪地道:“三小姐和夫人长得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像又不是同一个人,见过就行。”孟大娘不甚耐烦地道。

    瑾宁问道:“你们二位真的不愿意留在枣庄了吗?”

    杨老头使劲摆手,一脸憨厚地道:“不是,三小姐您别误会,不是我们不愿意留下,而是如夫人不会让我们留下,且这庄子里的孙大娘张老爹及其他管事也不会让我们留下,便是准了,他们也会刻意刁难。”

    瑾宁淡淡地道:“他们刁难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对着海棠扬手,“叫他们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海棠躬身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,便见孙大娘先进来了,后面有人搀扶着张老爹,再后面,便见账房先生和几位庄子的管事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账房先生手里捧着账本,上前便放了下来,道:“三小姐,您是要看账本吧?账本在这里,连年亏损,您若不信便亲自看看。”

    孟大娘不等瑾宁拿过账本,便怒声道:“你放屁,枣庄怎么会亏损?每一年这枣子的长势都是极好的,且庄子里固定的果贩子前来拿货,这些年市场的价格也居高不下,何来亏损?若真亏损就是你贪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抬起头看着孟大娘和杨老头,好一会儿才认出来。

    孙大娘当场就冷笑一声,“哟,我道是谁呢?原来是这俩老贼,怎地你们还好意思回来?回来蹭什么啊?枣庄不欢迎你们,麻溜地滚蛋,否则回头叫人扔你们下山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