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四十六章 有人报信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终于是忍不住了,脸上的高贵一丝丝地冰裂,“苏意。你是想只手遮天吗?”

    苏意笑了起来,这笑容极其的舒心。看着江宁侯夫人,“想,为什么不想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江宁侯夫人气结。“她如今谋害亲姐,谋害表妹。行为恶劣。你身为朝廷命官,竟敢包庇她?就不怕言官在早朝上参你一本吗?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的父亲,便是如今朝中的御史。

    弹劾参奏。是他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“参我?”苏意面容倏然就冷凝起来。“若蒋大人觉得自己还有脸参奏本座的话,尽管参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江宁侯夫人听得此言。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这阉狗最擅长制造冤狱,莫非,竟对父亲动手了?

    苏意冰冷地道:“众人皆知。蒋大人性情高洁,廉洁奉公。明德惟馨,可他一手教养出来的女儿却纵容儿子与人未婚暗结珠胎,捕风捉影退婚于国公府,不知廉耻再不守信约。如今。更是为已经堕了的孩儿大兴问罪之师。还师出无名,不知道蒋大人得知这些事情之后,是否还有颜面在朝中为官呢?他可是当朝御史啊!”

    蒋大人在某个程度上说确实是刚正不阿,敢于言行。

    但是,只针对别人犯错,甚至皇上犯错。

    可他是个出了名的护短,家里一大堆的“孝子贤孙”在外头不知道落了个什么样的名声,他遮遮掩掩,不想让人知道,加上他有一群门生都在朝中得意,因此,多少能遮瞒过去。

    李良晟与长孙嫣儿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,他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苏意这话,便是直接威胁江宁侯夫人,你们想把这件事情遮瞒下去,若得罪了本座,本座就把此事闹大,看看御史大人到时候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冷笑了两声,“这是我江宁侯府的事情,与我父亲何干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关系,到时候便知道。”苏意公公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他扬手,“还站着做什么啊?把人都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长孙拔冷冷地道:“看来苏大人今日是有备而来,还不曾问过案子便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,莫非苏大人早就来了?一直看着?”

    陈靖廷淡淡地道:“今天来到这里的人,怕除了国公爷之外,谁都是有备而来的。长孙将军所言不差,苏大人和本将早已经来到庄子,只为看一出好戏。”

    陈国公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向一众脸上心有戚戚焉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一动,但是,他听到了众人的口供,就算长孙拔要为长孙嫣儿对付瑾宁,也不会拿腹中孩儿冒险。

    而且,张大人在此,长孙拔若要算计瑾宁,断不可能会叫张大人来的。

    陈靖廷站起来,环视着众人,“但凡亲眼目睹或者是亲耳所听者,都跟本将回南监一趟吧!”

    几位夫人纷纷摆手,“不,其实我们也不是什么证人,我们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去南监,便是做证人,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了,本来就是做个人情的,可这人情代价太大,可就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长孙拔脸色发青,“大将军,如今罪证确凿,真有必要回南监吗?据本将所知,南监从来不是草菅人命的地方,小女九死一生,这个公道,怎么也得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便请长孙将军一同回南监。”陈靖廷俊美的脸上没有丁点温度,冷得叫人发憷,然后,勾起薄唇一笑,竟有几分苏意公公那种阴恻恻中带着凌厉的味道,“本将相信,回了南监,长孙将军会有很多话说的,例如,福州,狼山!”

    长孙拔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,眼神凶狠地盯着瑾宁,冷笑了几声,“了不得,了不得,犯下此等恶行,还有人来为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瑾宁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长孙拔,勾了红唇扬起一抹笑容,轻声问道: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长孙拔盯着她,眼神凶狠得几乎要把她活剥生吞。

    他此生,从城门士兵到如今的将军,一路披荆斩棘,目空一切,只觉得满朝文武,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,只要与侯府结亲再借助侯府之力,他便可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在阴沟里翻船,被这庄子里回来的少女弄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如今听得她轻描淡写地问为什么,他恨不得一掌劈死了她。

    瑾宁站起来,眸光环视众人,最后,定定地落在长孙拔的脸上,“因为,并非所有人都如将军那么心思歹毒,玩弄谋术,总有心存大义之人,在你们策划此事的时候,便有人前来告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长孙氏一时急眼,竟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她说完,便瞬间掩嘴,惊愕地看着陈国公那张倏然难看的脸,摇摇头,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问到底是谁捏造事实诬陷我们!”

    瑾宁笑眯眯地走到管家的身边,福身,诚恳地道:“管家,谢谢你的仗义相告,我不会忘记你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脸上的血色一寸寸地褪去,变得雪白不已,眼底却突然充血红得惊人,他忍住全身的颤抖,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两个念头。

    不承认,此事是瞒不住了,南监介入,夫人也说漏了嘴,不承认的话他便是同谋。

    可若承认,虽能置身事外,只是从此却失去了将军和夫人的信任,甚至还会遭受报复。

    电光霹雳间,心思落定,他垂下了眸子,轻声道:“三小姐不必这样说,小人只是想将功赎罪!”

    就算他不承认,将军和夫人也不会再信他。

    因为,苏意和陈靖廷提前潜伏在这里,一直不动声色,这意味着计策早就穿了,他们不会相信无人通风报信的。

    长孙拔铁青着一张脸,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颓然地坐下来,眼珠飞快地转动,想着如何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管家虽承认,但是,却把矛头直接指向陈瑾瑞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,其实都是大小姐的计策,大小姐本来是想诬陷三小姐伤人之罪,却没想到,阴差阳错害得表小姐落胎。”

    陈瑾瑞当场石化!

    苏意公公挽唇笑了,眸色清淡,手里转动的铁球不知道哪里去了,只以指腹轻轻地抚摸着椅子扶手。

    陈国公暴怒一声,“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