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三十三章 戏精姐妹花
    见下人都退了下去,陈瑾瑞便看着长孙嫣儿,板着脸道:“今日你过来便最好。我正好有些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故作一怔,“大表姐您问便是!”

    陈瑾瑞严厉地问道:“你和李良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方才还一脸高兴。一下子就泫然欲滴起来,“表姐,我和李公子只是一时情迷意乱。我知道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错了,”陈瑾瑞义正辞严地道:“你明知道瑾宁已经婚配侯府。却还和李良晟纠缠不清。什么意乱情迷?我看就是他故意哄的你,你怎么就猪油蒙心了呢?你表姐的未婚夫也敢肖想,若不是看在舅舅的份上。我打死你都不嫌过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便泪涟涟地拉住瑾宁的衣袖。“瑾宁表姐,你原谅我。我这一次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瑾宁慢慢地收回手,冷漠地看着她,“你有什么错?你和李良晟两情相悦。郎才女貌的一对狗男女,是我差点耽误了你们的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陈瑾瑞听得此言。脸色微变,不过也并未做声。

    长孙嫣儿的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,拿出手绢擦拭了一下眼角,软软地道:“瑾宁表姐。你还是嫁入侯府吧。你为夫人。我为平妻,我以你为尊,以后我们一起伺候相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瑾宁差点笑了出来,这比她以前在青州看的村戏班子的戏还要差。

    但是,陈瑾瑞却很感动,一副释然的样子,美丽的脸庞也笼了一层谅解,“知道错就好,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以后一同嫁入侯府,瑾宁是夫人,你是平妻,任何事,你都得听瑾宁的,以她为尊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长孙嫣儿低低地说,依旧擦拭着眼角,却掩不住那一抹愤恨。

    陈瑾瑞又拉着瑾宁的手,一副语重心长地道:“姐姐一直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,江宁侯如今在京中炙手可热,又深得皇太后看重,李良晟虽然还不成器,可有父荫照拂,差不到哪里去,且李家只他一个儿子,家中人事不复杂,那陈靖廷是养子,分不了家产和爵位,你嫁过去生下两三个儿子,这辈子就能安享荣华富贵,姐姐真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瑾宁脸上有几不可查的冷笑,“是啊!”

    陈瑾瑞以为她同意了,便转了话题问道:“对了,方才听母亲说,要把你娘亲的庄子铺子给你,姐姐觉得,你到底是千金小姐,不好抛头露面出去做生意,因此,这些庄子铺姐姐暂时替你管着,你信得过姐姐吧?”

    瑾宁坐直身子,与陈瑾瑞拉开一定的距离,脸色也冷峻起来,慢慢地道:“姐姐,你这话说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?你信不过姐姐?”陈瑾瑞脸色当场就变了,“难不成你认为我会贪你的银子不成?”

    瑾宁眉目冷淡,“第一,称呼错了,是你娘亲,我母亲,且我母亲,你也得尊称一声母亲。谓之嫡庶分明。第二,不是给我,而是还给我,那本来就是我母亲的嫁妆,不属于你娘亲甚至也不属于国公府。第三,庄子铺给任何人打理都行,唯独不能给你打理,出嫁从夫,姐姐已经出嫁,是武安侯府的少夫人,怎能管理我母亲的嫁妆?第四,你说得没错,我确实信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陈瑾瑞脸色大变,霍然起身,一拍桌子厉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有胆再说一次!”

    瑾宁冷笑一声,“我的意思很明白,没有必要多说一次,你的这些旧衣裳拿回去吧,我不是乞丐,不需要你的施舍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尖叫一声,“瑾宁表姐,你怎么能这样跟大表姐说话?”

    瑾宁脸色一沉,指着她就破口大骂,“还有你,你以为你拉下脸来这里装模作样我便不知道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屎吗?你父亲失势,你不能做侯府少夫人,只能入门为妾,便来求我嫁给李良晟,怎不记得你们当初是如何算计侯府退婚的?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。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又怒又气,半响出不得声。

    陈瑾瑞全身发抖,指着瑾宁的鼻子怒道:“好,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,我这就去叫父亲处置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把你的这些破烂带走!”瑾宁说完,一手把她带来的东西扫落在地上,包袱散开,露出一大堆陈旧的衣裳,确实寒酸。

    陈瑾瑞冷冷地道:“好,你等着,别以为立了点功劳就能上天,这国公府,还没轮到你当家做主,至于侯府的亲事,容不得你拒绝,有母亲在一天,你也得听她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着长孙嫣儿的手腕,“我们走,别搭理这个废物!”

    长孙嫣儿瞪了瑾宁一眼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别真以为我得求着你,你这是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瑾宁坐在椅子上,压根不搭理长孙嫣儿这只疯狗,只盯着陈瑾瑞道:“对了,姐姐,你给我的药是找哪一位御医开的?正好,我过两天要陪平安公主入宫一趟,便请他多开几副。”

    陈瑾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“那些药,你无福消受,我带走!”

    她喊道:“石榴,把药给我拿过来!”

    瑾宁冷笑,“姐姐真是厉害啊,人都嫁出去了,却连我屋中新来丫头的名字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瑾瑞悻悻地道:“我是关心你,才特意打听了一下你屋中的人,看可靠不可靠,给你良心你当驴肝肺,别以为你封了个县主就可以嚣张跋扈,这京中,莫说县主,便是郡主也是一揪一大摞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着长孙嫣儿就走。

    她这话倒是事实。

    大周这两年与鲜卑开战,国库不继,皇上要犒赏百官,怎么最经济便捷?自然给华而不实的封号了。

    因此,京中的县主,确实是一大堆了,不过,许多都只是有虚名没有食邑分封的。

    瑾宁是有食邑的,和那些县主有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陈瑾瑞显然不这么认为,也不愿意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送走了这歹毒姐妹花,瑾宁心情不错,叫青莹收拾那些旧衣裳扔出去,再上了一壶酒,坐在院子里,自斟自饮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长孙嫣儿是狗急跳墙了,做不了夫人,连平妻都做不了,只能入门为妾,她这般自命清高,怎甘心?

    瑾宁都有点迫不及待地等她们出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