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554章 要宏泰号易主
    第554章 要宏泰号易主

    靖廷总算亲手做了一大桌的菜。

    胡青云来到的时候,刚好叫人上菜,他笑着道:“实在是太好了,我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靖廷笑着道:“确实是有口福,我这是头一次亲自下厨做这么多的菜,有些是厨子教的,都是瑾宁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瑾宁凑过去看了一下,点点头,“确实都是我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只有一道是她爱吃的,那就是酱猪蹄子。

    其他,都是素,看样子油盐都不足的样子,谁告诉她爱吃这么寡淡的?

    大家入座,胡青云对吃的是十分随意,道:“我只吃一道就好,其他的都让给东家吃。”

    他只吃酱猪蹄子。

    靖廷也只吃酱猪蹄子。

    其余的,都是厨子说孕妇爱吃的,这些厨子虽然是新来,但是,是婆儿请过来的,应该是最了解孕妇的口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野菜,厨子说,这种野菜可以去除胎毒。”靖廷为瑾宁夹了一筷子碧绿的东西过来,抄完之后还能碧绿成这个样子,也算是野菜中的翘楚了。

    瑾宁送进嘴里,一阵的苦涩味道,好不容易把脖子拉到半空才咽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葫芦瓜,放了姜汁清炒,清甜。”靖廷为她张罗过去。

    小葫芦瓜,一口咬下去,脆生生的,还是带着苦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瑾宁不爱吃,眼睛巴巴地看着那酱猪蹄子,看着胡青云和靖廷两人吃得满嘴都是香喷喷的油和酱汁,而她只能使劲地吃着草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他们吃撑了,瑾宁仿佛没错过一样。

    靖廷摸着肚皮,问瑾宁,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瑾宁嘴角抽了一下,慢慢地放下碗,“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少吃多餐,晚点还有夜宵,我都叫人给你准备了。”靖廷宠溺地道。

    瑾宁眸色一喜,“真的?是什么夜宵?”她现在就想吃夜宵了。

    “高汤野菜。”靖廷说。

    瑾宁脸僵了僵,“哦,野菜啊,好,野菜好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擦了擦嘴巴,看着瑾宁,“东家该不是请我来吃饭这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我们进去书房说。”

    靖廷问道:“和我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无关,你可以不听。”瑾宁知道他的性子,最不喜欢生意场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靖廷道:“那好,我去一趟师父府中,告诉师父你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明日他就要上山了,他记得还没亲自给师父报喜。

    “嗯嗯,早点回来,明日一早还得出发呢。”瑾宁叮嘱道。

    靖廷哦了一声,命人把东西收拾了,他拿了件披风就出门。

    胡青云惊喜地看着瑾宁,“东家,你怀上了?”

    瑾宁微笑,“是啊,靖廷这个大嘴巴,巴不得到处说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道:“高兴的事情当然要说的,早知道今晚喝一杯了,有这么高兴的事情不先说,浪费了这好消息和这酱猪蹄子啊。”

    一说酱猪蹄子,瑾宁就伤心了,叹息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给我吃野菜,我最不爱吃了,以往我们在山上吃得还少吗?”

    “野菜去毒啊,大将军是为你好,东家不许嫌弃的。”胡青云告诫。

    瑾宁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请他进书房坐下来之后,瑾宁道:“宏泰号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胡青云笑道:“宏泰号怎么会不知道?曾鼎盛一时,不过,现在没落了,最近好多同行都在说,宏泰号欠下的货款,最多的三年都没结算,人家都打算到衙门去告他了,宏泰号今年换了东家了,不过,看来也无力回天了,除非,有人给他们砸一大笔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没错,宏泰号要起死回生,确实需要一大笔的银子,但是,不会有人给他们砸银子,陈家这些年的作风,让人憎恨啊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,我记得宏泰号似乎是大将军……”胡青云迟疑了一下,看着瑾宁没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瑾宁亲自煮茶,道:“我找你来,就是商量这事,宏泰号我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皱起眉头,“东家,不理智,宏泰号亏损太严重,不说别的,就说还清债务,都得花好大一笔的银子,之后要做起来的话,也得再度投入银子,这前后两笔,估计没个五十万两,成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瑾宁掰着茶饼,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不会直接买下宏泰号,我只是要宏泰号的一部分店铺和这个招牌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脸色一松,“那就容易,再耗上一段日子,他们只能卖铺子,不过,招牌未必会卖,毕竟,这招牌算是祖业了,其实这招牌买来也无用,宏泰号把名声都做坏了,估计没有多少人愿意和宏泰号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易主之后就不一样,最好让人知道宏泰号是我们鼎丰号买下来的,情况将大大逆转。”瑾宁说。

    胡青云一怔,“我们鼎丰号买下来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瑾宁看着他。

    胡青云摆手,“那是不可能的,我们鼎丰号现在还没这个实力,也不够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银子不用担心,我只是要借用鼎丰号的名号去买,宏泰号以后所运用的一切资金,都由我来出,而所得的盈利,我会拨一成进鼎丰号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想了一下,“但是,我们鼎丰号如今是紧要关头,毕竟关系到我们能否拿下朝廷的单子,如果这个时候惹上宏泰号,会不会让军备署那边的人审核严格?我们鼎丰号和其他老牌商号不一样,我们年资太少,即便是宏泰号,也比我们老资格。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这个你不必担心,如今朝廷要发放出来的单子不止这一项,如果鼎丰号争取不到棉被冬衣,也会争取到其他,而且,如果宏泰号我们拿下来了,带着鼎丰号的旗子,反而更有可能取得朝廷的单子。”

    瑾宁没告诉他,主审核官员就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胡青云想了想,“对,东家说得对,如果我们拿下了宏泰号,且广而告之宏泰号易主,由鼎丰号的人接管,到时候宏泰号与鼎丰号联手,机会会比原先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瑾宁笑了,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但是,这事我不出面,也最好别让陈家的人知道是我要买宏泰号。”

    胡青云站起来,激动地道:“东家放心,这事我来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