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544章 一群渣人
    第544章 一群渣人

    陈子飞回了陈家,把今日见到靖廷的事情,告知了家中的几位长辈。

    陈老爷子那日受辱,是叫他去讨个公道的,没想到公道没讨回来,反而做了丧权辱国之事,没有任何条件就准许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陈老爷子气得很,冲着陈子飞就痛斥了一顿,“我陈家的家业落在你的手里,就是家门不幸,你也算是在商场上行走了几十年的人了,怎也不知道谈谈条件?他回来可以,但是他当初分出去的那份产业,得归公,否则,我们绝不承认他是陈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听到这些话,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些您原先也没说过,如果您说在了前头,我是绝对不可能去找靖廷的,我这个做三叔的,没脸见他。”陈子飞也生气了。

    人可以不要脸,但是不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二老爷子在旁边抽着烟袋,听了陈子飞的话,淡淡地道:“子飞啊,不是二叔说你,你今日办这事确实不妥,这些话还用你老子跟你说出口吗?你如今是当家人了,理应以陈家的最大利益着想,我们现在就缺银子,要东山再起,就得有银子,你一直说让大家凑银子购粮囤积,可各家的情况你也知道,这一年来,分红都没有多少,花销都没有了,哪里还有银子取出来给你?最好的办法,就是你跟他谈条件,他回来可以,但是必须把他分出去的那份产业归回来,我记得,他名下的店铺,庄子就有超过十家,还有十万两多的银票,这些年,江宁侯夫人为他赚了不少,估计银票是翻倍了,只要他取出这笔银子,我们陈家就不愁东山再起了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铁青着脸,“二叔,这些话,我可没有脸说,当初这些产业是分到了他的名下,且本来不止的,足足削了他一大半走,这些年,我们对他不管不顾的,亲情寡淡,现在我们有难了,就去打人家银子的主意,我们原先说过,去找他可以,但是只求他帮忙疏通跑一下关系,其余的,还是我们自己来,可现在你们又改变了口风,说要他拿钱来才能进门,我做不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二老爷子气道:“这有什么说不出的?他如果还承认自己是陈家的子孙,陈家有难他就应该帮助,我们也没怪他当年克死子忠,如果子忠不死,我们陈家也不至于会落得如斯田地,归根究底,这一切都是他害的,如今让他做出补偿,准许他入门,已经是格外开恩了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冷冷地道:“二叔这话我可不爱听了,什么叫准许他入门?人家现在也不稀罕进这个门,您就甭开恩了,还是把门关起来,把他阻拦在外吧,我也不愿意他回来还得受气,我们所有人都对不住他,当初我们陈家的产业为什么做得那么大?还不是嫂子娘家扶持?说白了,当初最鼎盛的时候,就是嫂子在的时候,我们坐享其成那么多年,如今还要抽血剥骨,蚕食他的骨髓吗?你们做得出,我做不出,这个家,谁爱当谁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气呼呼地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陈家老三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现在说不当了?当初你为什么抢着当?这个家叫你败了多少了?我警告你,这事你必须办妥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陈子飞冷冷地看着他,“三叔,不然的话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家老三支支吾吾了半响,如今,确实也奈何不了他,钥匙还有产业都是他在管,伙计只认他了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这个烂摊子,还真没有人愿意接。

    月月亏损,陈子飞自己掏了家底出来补贴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只是谁也不提罢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僵冷了。

    最后,那日被瑾宁揍了一顿的陈家四叔陈子奋道:“好了,好了,让他拿钱的事情,先放下不管吧,且让他回来,到时候我们大家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看着这个弟弟,他着实是个没出息的货,最是胡搅蛮缠的就是他,老鼠屎。

    他坚决地道:“你别想了,如果你们不答应在他来的时候不提这事,我是不会下帖子请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老爷子扬手,粗声道:“罢了,不提便不提吧,只是商场上的人脉关系,还是得叫他疏通疏通,这是最基本的了,不能再让步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听了父亲这样说,又看了看其他人,“你们可都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,都敷衍地应了一声,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其实也不太放心,但是眼下也没办法了,只能是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,道:“靖廷回来大哥和大嫂在天之灵都一定会高兴的,祖宗也会高兴,毕竟流落在外的子孙回来认祖归宗了,这是很愉快的事情,我希望大家先念亲情,再说利益,利益只是暂时的,但是亲情是一辈子的,我们曾经亏欠过他,现在有机会可以弥补,希望大家都要珍惜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胡乱地应了两声,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陈子飞觉得他们虽然未必会认同他的话,更不会做到什么亲情至上,但是,他希望靖廷回来的那天,能一切愉快,别提不开心的事情,就算是功德完满了。

    再说,想必一年就回来一次,拜祭父母,生不了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谨慎起见,他还是先找了二老爷和三老爷,道:“二叔,三叔,有件事情我还是要提点一下二位的,靖廷是我们的晚辈,如果当天闹出不愉快的事情来,他顶多是转身就走,可靖廷的媳妇,那是个真真的厉害角色,咱们陈家是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二老爷最不喜欢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,一点当家人的威仪都没有,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道:“陈瑾宁再厉害,他也是我们陈家的媳妇,一个妇德就能把她压得死死了,你还怕她做什么?再说了,若她真的跋扈,你祖父还能为他做主,以不孝为由休了她。”

    陈子飞神色一急,“二叔……”

    二老爷扬了一下手,不耐烦地道:“行了,你还有完没完了?反正我们那天就不提拿钱的事情,行了吧?”

    陈子飞知道再说下去也无用,只得道:“那好吧,大家的态度都好一些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