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519章 还能再娶
    在搬家之前,靖廷和瑾宁回了江宁侯府。

    再回来这里,瑾宁心里很唏嘘。

    仿佛人事全非。

    这里明显看着没有人打理的样子,下人三三两两地在一堆说话,见到他们回来,愣了好一会儿才过来伺候茶水。

    钱嬷嬷和青莹得知他们回来,急忙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通过钱嬷嬷说,才知道江宁侯夫人如今已经搬到净居休养,净居也是在府中,但是,是江宁侯府最偏僻的院落。

    长孙嫣儿也被陈瑾珞打发到别院去住了,让她带了一名侍女去伺候。

    陈瑾珞现在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,但是府中没轮到她做主,江宁侯出征之前,便让三夫人过来治府,陈瑾珞只能是在自己屋中折腾一下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良晟,回来之后基本没在家里住过,都是住在外头,回来过一两次,都是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身体如何?”瑾宁关切这点,本应回来就该跟老爷子请安的,但是,他在宫中,偶尔也直接住在宫里。

    钱嬷嬷叹息道:“一天不如一天了,今日也没入宫,说是告假了几日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急忙便先去了老爷子的屋中。

    崔氏的事情,虽然最后也没怎么严重地牵连到老爷子,可到底,此事伤了他的名誉也伤了他的心,加上年纪上去了,日夜愁思,便落了病根。

    老爷子半躺在榻上,手里执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来,他精神一振,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靖廷和瑾宁连忙就跪下磕头,“给祖父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欣慰地道:“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起来,坐在老爷子身边。

    “祖父,身体可好?”靖廷问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靖廷,也是满脸的欣喜,“好,好,很好,看到你们回来,我这心里也是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祖父挂心了。”靖廷说。

    瑾宁看到老爷子激动的样子,心里也很感慨,道:“要不,我们就搬回来陪您老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道:“此番你们立功归来,皇上也给你们赐了府邸,这是好事,你们的府邸距离江宁侯府不远,马车来回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,离了这里,过你们的踏实日子去,祖父心里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难过,尤其说叫他们离了这里能过踏实日子的时候,瑾宁分明看到他眼底有一丝落寞和黯然。

    这宅子,已经没有任何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江宁侯府,一年之前,还是当朝最鼎盛的府邸之一,如今,一年光景不够,便衰败至此。

    “那您跟我们过去吧,别住在这里了。”瑾宁说。

    老爷子慈爱地笑了,“你有孝心,祖父知道,可祖父也不能走,这江宁侯府,没个主持的人也不成,你父亲军务繁忙,实在是顾不得的,一味靠老三的媳妇打理也不成,她也是偌大的府邸要管,一堆的破事,如今我已经跟皇上请辞,回来主持一下家事,皇上念我年事高,已经恩准了。”

    靖廷心里别提多难受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把年纪,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,却还得为儿孙劳心,甚至连主持家事都得他去管。

    瑾宁也是难受得很,轻声道:“辛苦祖父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道:“辛苦不了多久,等你父亲再找一个,我便能退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瑾宁一怔,“再找一个?”

    靖廷连忙道:“是啊,父亲还年轻,还能再找一个,帮着主持家事也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手肘戳了瑾宁一下。

    瑾宁回过神来,微笑道:“是啊,父亲确实应该再找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仿佛得到了满意的答复,微笑道:“既然你们不反对,那这事我便叫人张罗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反对,我们怎么能反对?”瑾宁知道老爷子方才只是试探两人的意思了,所以连忙就道:“父亲常年在外,家里总不能一直依靠三婶,祖父也需要颐养天年,着实是应该再找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靖廷问道:“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老爷子道:“也容不得他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事情,如今是老爷子做主,老爷子还在,儿子哪怕九十九岁,也得听父亲的话。

    和老爷子寒暄了几句之后,两人退了出去回到宁瑟阁。

    瑾宁觉得有些懵,道:“其实,这怎么再娶呢?娶平妻吗?那位可还在啊,且是占着正室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方才我心里也是有些吃惊,总不能说纳妾来主持家事的,只是见老爷子兴致勃勃,也不好拂逆他的话。”靖廷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娶个平妻吧。”瑾宁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那位会不闹吗?”靖廷道。

    瑾宁觉得悬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闹呢?她眼里容不得一颗沙子,莫说娶个平妻,就是纳妾,大概也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如今还顾着自己的身份吗?如果撕破脸,她破罐破摔,还真会闹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江宁侯府,也实在经不起这些丑闻了。

    靖廷轻声道:“如果真的闹起来,这平妻是娶不成的,父亲最怕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,”瑾宁若有所思,“是皇太后下旨或者是皇上下旨,那她就闹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靖廷可没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对这个养母,他是很清楚的,手段毒辣不毒辣另说,对于这方面是看得很紧,而且,她娘家如今已经是彻底没落了,她没什么需要顾及颜面,就算下旨,也未必闹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平妻能顺利娶进门,也不是她的对手,怎可能主持到家事?

    “算了,这也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,且让老爷子去办吧。”靖廷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瑾宁点头道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再说这事,倒是屋中的嬷嬷丫头们,一直问战场上的事情,这番,则是瑾宁复述一场战事了。

    二可也从军营回来,禀报了伤亡军士的抚恤情况,瑾宁便打发她们先去休息。

    二可刚下去,陈瑾珞便来了。

    陈瑾珞进门就见礼,“大哥,大嫂,你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嫁过来之后,她一直都是称呼瑾宁为大嫂,要么是陈瑾宁,姐妹情分自然也是没的。

    瑾宁看着她,也不过数月不见,陈瑾珞整个都苍老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是挺美艳的一朵花儿,如今,脸颊下垂,双目无神,刚嫁进门时候的傲气也尽然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