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460章 抓捕
    可伶止步,回头扶着瑾宁,担心地问道:“伤得要紧吗?”

    瑾宁沉声道:“扶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可伶以为她伤得很重。急声道:“走,我们去医馆。”

    两人疾步往前走。在她们身后,崔氏与婆子站在转角处,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可伶一直拉着瑾宁去找医馆。但是,走出这条街。瑾宁却松开了她。伸出手掌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可伶看到她手掌有血,仔细看。手掌上有一道伤痕。很浅,充其量只能流一点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伤着肩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那老妇人拿刀的时候我便看到了,借势去挡的时候让她的刀子顺着我手心拉了一下迅速捂住肩膀。”

    可伶一怔,“这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。萧侯被刺杀的时候,他也伤了刺客右肩。”瑾宁眸色冷冽地道。

    可伶道:“郡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原先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。如今算是明白了。只要我是细作,那么,侯府,大将军府。甚至国公府。都要遭受牵连。此举狠毒,一举拔起三个家族。”瑾宁冷道。

    可伶大怒,“着实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查端明已经投靠鲜卑,这才使得常安为她所用,常安是细作,这些计划,应该是查端明想出来的,我是三个家族的风头人物,把我拉下去,她就让皇上折损左膀右臂,她也因此得到洪烈将军和红叶公子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可伶不解,“她是大周人,勾结鲜卑人,就算有天大的好处,也落不到她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皇上不宠她,她在后宫里看不到任何希望,她自认为才华过人,她不会甘心在后宫碌碌无为一生,只做一个望门兴叹的后宫妇人。”

    瑾宁是真的了解查端明。

    当禁军出现在瑾宁面前的时候,瑾宁一点都不意外,也没有反抗,直接就跟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她被抓捕到天牢,当她看到天牢里还有胡青云的时候,不禁大怒,好啊,竟然连胡青云都被拖下水了。

    胡青云很是个懂事的人,他没有反抗,自然就没有挨揍。

    见到瑾宁,他反而先安慰过来,“东家放心,我们是清白的,皇上一定会明鉴。”

    瑾宁轻声道:“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带挈我的时候,我没感谢,如今东家连累我,我也绝没二话。”胡青云道。

    其余,还有三名细作。

    在天牢里,是分开审理的。

    三名细作都承认了自己细作的身份,且也一同指认瑾宁与胡青云是细作。

    提审瑾宁和胡青云的时候,两人都否认罪行。

    初审瑾宁,是常安负责主审。

    听到瑾宁否认,他冷冷一笑,“陈瑾宁,我劝你还是承认了吧,如今罪证确凿,你逃不掉,皇上已经发了雷霆之怒,你若承认,还有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瑾宁知道此案惊动皇上,常安就绝对不敢私下用刑,因此,她道:“常大人,我不是细作,这是我唯一的供词,其余,我不多说。”

    初审之后,肯定会有三司会审或者皇上亲审,瑾宁只等那时候。

    果然,常安听得她不承认,也不难为,只是淡笑一声,“看来你还是存着侥幸之心,这一次皇上去了南监亲审细作,对细作用了毒刑,想必,郡主若咬死不承认,也能尝尝那勾魂金虫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瑾宁微笑,“是吗?”

    常安冷厉一笑,“无人能救你,侯府和大将军府,如今只能自求多福了,哪里还能保你?至于你的夫婿陈靖廷,你是细作的事情,他便不是共犯,也肯定知情,听闻,皇上有意要褫夺他大将军封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瑾宁还是云淡风轻地笑,常安想让她着急凌乱,她偏稳得住。

    常安见她软硬不入,也没有再废话,命人带她回牢室。

    瑾宁被以细作的身份抓获,让侯府和大将军府都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想去找靖廷和苏意,去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靖廷和苏意也被封锁在南监之内,一切等候皇上的彻查。

    大将军着急上火,风风火火地就入宫去求见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把他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大将军无奈,只得去找平安公主,请她们二人入宫去见皇太后。

    平安公主连忙就入宫去飞凤殿找皇太后。

    平安公主一说,郭玉姑姑便道:“公主不必说,太后已经知道此事。”

    平安公主道:“太后,瑾宁绝对不是细作,请您明鉴,她如今被关押在天牢,也不知道会不会遭刑,您一定要救救她啊。”

    平安公主以前做过京兆府的捕头,她知道逼供刑讯有多残酷,她一路入宫也是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龙太后神色不明,淡淡地道:“这事,你就不要瞎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,瑾宁这人你还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。”太后沉声道:“细作何等的大事?皇帝十分重视,你来找任何人都无用,若她是细作,逃不掉,若她不是细作,也无人能冤枉得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细作早设下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是愚笨之人,人家设下阴谋,她就得傻傻往里钻吗?平安,此事你不能与我说,也不可去找皇帝,皇帝有分寸。”龙太后道。

    平安公主本以为太后得知消息之后,会介入此事,没想到她不介入,还叫她不许多事。

    她失望地道:“方才大将军来找我,他都吓懵了,您知道,他十分紧张这个外孙女,您不看僧面看佛面,您一向敬重大将军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糊涂!”郭玉姑姑轻责,“这话就不该说,您啊,心急了,太后方才不是说了吗?她若是清白的,谁也冤枉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怕无人信她是清白……”平安公主说到这里,忽然停住,咧嘴笑了起来,“是,我明白了,是我心急糊涂,我猪油蒙心。”

    郭玉姑姑笑道:“关心则乱,看来,郡主很讨人喜欢啊,就那横冲直撞的性子,瞧着就没多讨喜,竟然还有人巴巴为她出头。”

    平安公主笑了,“大将军还在外头等我,我先告退,把您方才的话转告给他,免得他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太后这才转阴为晴。

    平安公主刚走,龙太后便道:“今日锅里炖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炖,您不是说吃腻了么?”郭玉姑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沏一杯参茶,我亲自给皇帝送过去。”龙太后道。

    “您又说不干预?您不信郡主么?”郭玉姑姑问道。

    “信她,信不过那些人。”太后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权宠悍妻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