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453章 大娘回来了
    可伶道:“你是没见过她的子女,一点都不像她,而且兄妹两人。也一点都不相似,只那么一看。真看不出他们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所以,你怀疑他们不是一家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如今核实两点。一点就是出生地,另外一点。就是崔氏和她死去的夫君是否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若是身份造假。细作肯定也做了功夫的,红叶公子做事滴水不漏,所以从官方调查是调查不出什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从什么地方调查?”

    瑾宁道:“她曾生活过的地方。一定有邻居。可以从民间入手打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立刻去一趟。”可俐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吃了东西就去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瑾宁招来茶博士,点了几道点心。再叫了一壶上好的茶水。

    可俐吃得很快,风卷残云。点心笼子就空了,她一擦嘴巴,道:“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!”瑾宁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!”可俐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瑾宁转身,看着可俐走出茶馆。她想叫茶博士过来结账。却见门口进来两人。

    两个中年男人。一个是陈幸如的父亲陈老爷,至于另外一个,虽是男装打扮,但是她一眼就认出来,是她齐大娘。

    齐大娘果然回京了。

    两人径直往里走,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瑾宁立刻起身,对可伶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尾随而进,所幸茶馆人多,掩映之间,且齐大娘一直往前走,并未回头,所以没发现她。

    陈老爷和齐大娘进了一个包间,瑾宁便让茶博士开隔壁的包间。

    这些茶馆的包间,只以厚实的屏风相隔,虽瞧不见,但是可听到说话。

    瑾宁给了茶博士一两银子,让他出去,不许进来打扰。

    瑾宁心里有些惊讶,怎么齐大娘会和陈老爷走在一块?他们原先就认识吗?

    “云娘,”陈老爷开口说话了,声音有些激动和喜悦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我还以为你再不回京城,看到你,实在是太意外了,你穿着一身男装,我差点就认不出你来。”

    齐大娘的声音就相对平静,“我昨天到的,今日就去找你,怕你家夫人认出,所以才女扮男装。”

    陈老爷道:“她性子素来横蛮不讲道理,你别怪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资格怪她,还要多谢她。”齐大娘说。

    然后,便是斟茶的声音。

    瑾宁贴着屏风,心底十分疑惑,多谢陈夫人?莫非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来,是听到消息,他被罢黜了。”齐大娘道。

    陈老爷叹了一口气,“是的,这事不怪他,怪我那不懂事的女儿,连累了他,他心疼妹妹,为他出头,得罪了国公家的郡主陈瑾宁。”

    “瑾宁?”齐大娘声音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事其实也怪不得陈瑾宁,是他行事太偏颇了,爱重妹妹,一时行差踏错,中伤大臣,逼得国公爷自尽,他也被皇上申斥,免职。”

    齐大娘声音微冷,“该!”

    陈老爷沉默了一下,轻声道:“他本质不坏,这一次是意气用事,年轻人,总有做错事的时候,你别太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生气有什么用?他不在我身边,他连我这个娘都不知道。”齐大娘道。

    陈老爷轻轻叹气,“你想认他吗?如今他已经知道一些,若你想认他,我带他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齐大娘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瑾宁在那边听着,心中大骇。

    陈牧是齐大娘的儿子?

    是齐大娘和陈老爷生的?

    之前查回来的消息是说齐大娘曾想嫁给一个人为妾,却被对方的原配夫人毒打侮辱了一顿,生下孩子也被带走。

    瑾宁心头窜起一道怒火,这个陈老爷看着憨厚老实,竟哄骗得齐大娘生下儿子,却又不负责任,任由她被夺子远走他乡。

    可怜的大娘,这些年只能在青州,思念儿子度日。

    瑾宁这般想着,心里头悲怒交加,只恨不得马上过去把陈老头暴打一顿,为齐大娘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正愤怒着,又听得那边传来了声音,是陈老爷问齐大娘,“这么多年,你一直都在青州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声音不咸不淡,也没什么情绪的起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又听得齐大娘问道:“他至今尚无儿女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陈老爷顿了一下,“他……和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齐大娘的声音总算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他娶的是侯府千金,这你知道,我曾去信告诉过你,成亲之后,夫妻尚算和顺,少夫人对他也很在意的,只是,出了许多事情,他岳母便看不起他了,加上你知道我内子性子横蛮,对少夫人多有挑剔,种种原因加起来,便如此了,着实是无奈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是侯府那边嫌弃他了。”齐大娘的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陈老爷沉默了片刻,道:“侯爷是什么意思,我不知道,但是,夫人大概是嫌弃了,连带少夫人也看不起他了吧?毕竟,我陈家门楣不高,也全凭他做官才有今日,他如今被罢黜,且皇上也说永不录用,谁还瞧得起他?云娘,我实在是愧疚,没能好好照顾他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齐大娘沉沉地道:“你对他很好,照顾周到,培养他做官,他能年纪轻轻便是朝中侍郎,你功不可没,我实在感激,他有今日的恶果,与人无尤,是他的错,怪不得别人轻看他。”

    瑾宁在那边听着,真是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大娘怎地这般软弱?还感激他呢?杀了他都嫌不够的。

    瑾宁听不下去了,正想过去痛斥陈老爷一顿,却听得齐大娘说:“事儿我都了解了,谢谢你今日出来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多坐一会儿吗?我还想问问你这些年过的如何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些年,很好,在瑶亭庄子里,吃穿不愁,有人陪着。”

    “瑶亭庄子?这怎地这般耳熟……我记起来了,是陈瑾宁……”

    齐大娘说:“是的,我去找她,你回吧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瑾宁便听到脚步声走出去,她迟疑了一下,终究没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走了,瑾宁才慢慢拉开包厢的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回到窗边的位置,却见陈老爷和可伶坐在一起。,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权宠悍妻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