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小说网 > 权宠悍妻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错过了一辈子
    初三叔眼底充满了戾气,一把推开靖廷和管家,“都给我滚开。我哪里都不去,我就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他气冲冲地看着瑾宁。眼底又蓄了泪水,力竭声嘶地地道:“就喊一声爹,有这么难为你吗?”

    瑾宁还是不动。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靖廷想说话,但是却被她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初三叔怒火上来。指着她的鼻子就痛斥。“若不是为你,他何至于此?之前在东浙,他欠你的。都还了回来。我知道你心里恨他,可那是他所愿吗?他也不想啊。他错了一次就万劫不复了吗?他膝下亲生的就只有你,为了你,这条命都不要了。你就那么凉薄?他真傻啊,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有能耐吗?她既然甘心进去。自然就有办法出来,可他不知道啊,他不了解自己的女儿,他千方百计地想赎罪。奈何人家不领情啊。傻啊。活该的!”

    “初三叔,住嘴!”靖廷冷了脸,“你斥责瑾宁做什么?你以为她就不难过吗?”

    初三叔发泄了一通,憋着的那一口气散掉,人整个地软了下去,痛苦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瑾宁这才轻轻弯身子,抱着他,头埋在他的胸口上,痛苦地道:“我没爹了,初三叔!”

    初三叔忽地就哭了出来,嚎啕大哭,抱着瑾宁哭得一个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瑾宁也哭着,她压着的情绪,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靖廷和管家看了得心酸,别过了脸,管家道:“三小姐是让初三叔发泄一通,不然,他还是会想不开的,这样哭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瑾宁又吐了血,软倒在初三叔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,三小姐!”初三叔忘了哭,大惊喊道。

    靖廷神色微变,疾步上前,从怀里取出药丸让瑾宁服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的?”初三叔震惊地看着靖廷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靖廷沉声道。

    初三叔看着瑾宁深呼吸几口,本来苍白的脸憋得有近乎发紫,他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,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好一会儿,瑾宁才缓过来,脸上的青紫才缓缓地褪去。

    “寒毒蚀心!”靖廷对初三叔道。

    初三叔后悔不已,“对不起,三小姐,方才我不该这样骂你。”

    瑾宁白着一张脸,眼眶又跌出了泪水,“父亲让你照顾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寻死吗?”

    初三叔一怔,下意识地摸着额头的绷带,“不,不了!”

    瑾宁张嘴,泪水就滑落,“我身边,通共疼我的就那么几个,你不要寻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了!”初三叔胸口难受得紧,伸手扶着她起来。

    瑾宁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眸光看向床上。

    她握住靖廷的手,慢慢地走过去,在床边坐下来。

    靖廷陪着她,问道:“要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单独和他说说话,你们出去好吗?”瑾宁抬起头,泪光盈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陪着你!”

    “有些话,我只想给他听到,我们父女二人,似乎不怎么说过体己话!”瑾宁说。

    靖廷轻轻叹气,“好,那我就在外头,对了,有一封信是他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柜子里取出了信,递给瑾宁,瑾宁手指微颤地接过来,压在了心口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外头!”靖廷不放心地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“好,”她看向管家,“你给我打一盆热水来,拿一条毛巾,还有,刮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管家应道。

    初三叔知道她想做什么,道:“这事不用你来,小敛的时候,有专门的人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好!”瑾宁轻声道,“我没服侍过他。”

    初三叔还想说,靖廷道:“让她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初三叔擦了把眼泪,道。

    管家亲自打了热水上来,刮刀,毛巾,羊脂膏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靖廷先上了香然后才出去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瑾宁在床边坐下来,轻声道:“好,如今便只有我们父女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,掀开覆盖头脸的锦被。

    那张脸,像是瘦了许多,两颊深陷下去,眼窝也深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睛闭上,舌尖外露,瑾宁曾见过许多尸体,不乏血肉模糊的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那堆积如山的尸体,没有人会去关心死状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过他的眉头,他的眉毛很浓黑,她觉得,自己和他最像的应该就是眉毛了。

    她把毛巾浸在水里,拿起来扭干,开始细细地为他清洁脸部。

    初三叔应该是初步为他清理过,嘴角的唾沫都抹去了。

    瑾宁在他胡茬上涂抹了羊脂膏,涂抹均匀之后,拿起刮刀仔细地刮着胡茬。

    刮完胡子,又为他梳头,束了个发冠,看起来,便有几分活着时候的英伟。

    瑾宁看着他,说:“难怪母亲为你痴狂,仔细拾掇一番,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开始为他擦拭手脚,也开始说话,“其实我很小的时候,很喜欢做梦,做白日梦,我梦到你和母亲牵着我的手一同去集市,母亲给我买零嘴儿,你给我买玩意,还做个藤球和我在庄子里踢着玩儿,那时候,我是想象不到京城是什么模样的,十四年,你没到过瑶亭庄子,我也没到过京城,但是,在我的白日梦里,我们一家三口,一起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次,三儿被他爹揍了一顿,跟我哭诉呢,我又打了他一顿,在我跟前摆他爹宠他呗,他委屈,说都被爹揍了,我为什么还要揍他,他哪里知道我想什么呢?有爹揍不好吗?我也盼着我爹揍我一顿呢,揍完之后,娘肯定得给我上药,还会为我擦眼泪,娘的手,一定是很柔软很温暖的,跟大娘的不一样,大娘的手都是茧子,擦我的脸可疼可疼的。”

    瑾宁翻开他的手心看,也是茧子,瑾宁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,便道:“你这双手若揍我的话,肯定痛死了,别说,你还真揍过我,那时候我心里想,当初真的错怪三儿了,原来被爹揍心里是这么难受的,那一巴掌下来,委屈得要紧。”

    她弯着他的手指,试图让他的手包围自己的手,泪盈于睫,又笑了起来,“看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痴痴地道:“我们错过了十六年,最终,错过了这辈子的父女情分。”

    作者说:

    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权宠悍妻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